仪征政府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420|回复: 5

[叙事] 闲话新集

[复制链接]

531

主题

2376

帖子

150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0Rank: 10Rank: 10

金钱
96155732
发表于 2016-8-23 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集很年青,作为一级乡镇政府所在地,是民国时期才开始的,但以今天新集镇的地域范围论,境内历史文化底蕴,不可说不厚。新集镇的东界是乌塔沟,这是传统上仪征与江都的分界,其上游是建于唐代的句城塘;西界是龙河,即建于东汉末年的陈公塘;北界是刘集盘古山,南界与朴席接壤,不远处就是仪扬运河。除龙河、乌塔沟外,北南流向的还有大张沟和小龙涧两条河,一个镇有四条北南流向的河,这在仪征是不多见的。此外,东西向有沿山河,这是长江古入海口的轮廓线,南部是圩区,水系发达、土壤肥沃、地面平整、适合稻作,北部是丘陵(蜀岗),自古植被茂密、依山面江、风水胜佳、适宜墓葬,所以新集的北部及周边有大量的古墓。
1、郭山商周遗址
  2000年7月被新集镇文化站长董亚祥发现、后经省文物考古专家初步认定的新集镇江宁村郭山商周遗址,证明了三千多年前,新集蜀岗上就有先民居住。

2、庙山汉墓群
  以庙山汉墓群为代表的汉文化,是新集地区文化发展的辉煌高峰。
  庙山汉墓是仪征市唯一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其规制庞大,从已发掘的团山、下洼、前庄、国庆、联营等周边的系列汉墓可以窥见,庙山主墓的规制不会低于高邮天山的西汉广陵王刘胥墓。墓主人如果是诸侯王的话,会是谁呢?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庙山汉墓】
【仪征博物馆藏团山陪葬墓木椁墓】


【本地区西汉诸侯王表】


  2016年1月9日,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李则斌在仪征白沙讲坛做题为《两个王的故事》讲座,他认为,汉初,仪征先后属荆、吴、江都、广陵国,原来推测庙山汉墓墓主为江都王刘非,后因盱眙大云山汉墓的发掘,发现大云山九号陪葬墓女主人有印,《汉书》有其人记载;另一个陪葬墓出土有“江都宦工”宫灯,基本坐实了大云山是江都王刘非。另外,仪征庙山的团山及周边陪葬墓出土的汉罐等文物型制显示不晚于大云山,只应往前推,前面只有荆王和吴王,2004年杨庙出土的刘毋智墓应是庙山系列墓,有“十六年”字样,荆王在位只有六年,所以推测庙山墓主为吴王刘濞。
  《史记卷一百六·吴王濞列传第四十六》记载,刘濞是汉高祖刘邦的二哥刘仲的儿子,高帝十一年(前196)秋,准南王英布反叛,高祖亲自率军诛讨,刘濞这年二十岁,以骑将身分跟随高祖打败英布,由于荆王刘贾被英布杀死,没有后嗣,刘邦担心吴地、会稽地的人浮躁强悍,没有勇壮的王来镇慑他们,自己的儿子们年龄小,就封刘濞做吴王,统辖三郡五十三城。
  吴国拥有铜矿,刘濞开山铸钱、煮海制盐,不向老百姓征税,搞得国富民强、深得人心。他派儿子到长安朝见时,因下棋与太子争斗,被太子失手打死,从此刘濞与中央政府结下了梁子。后来晁错怂恿景帝削藩,引起诸王不满,刘濞乘机挑头,于景帝三年(前154),联络楚王刘戊、赵王刘遂、济南王刘辟光、淄川王刘贤、胶西王刘昂、胶东王刘雄渠等人,以“清君侧”为名发动叛乱,史称“七国之乱”。叛乱三个月就被太尉条侯周亚夫平息,刘濞逃到东越,被东越诱杀,并将他的头装起来报送给朝廷。《汉书卷三十五·荆燕吴传第五》的记载与《史记》相同。史书并没有记载刘濞下葬何处,这也为庙山汉墓增加了神秘色彩。
  如今扬州人讲述本地的历史,都喜欢从二王庙开始,两位吴王,一位是夫差,另一位就是刘濞。扬州人尊他们是财神爷,夫差开凿了邗沟,沟通江淮;刘濞也开凿了运河——上官运盐河,这条长达100多公里的运河,不仅能将通泰海盐运到扬州,而且还担负着调节里下河地区水位的功能。人们将广陵地区的开发和后世的繁华,归功于两位吴王,每年祭祀日,香火鼎盛。

3、兴化李阁老
  我三十年前刚到仪征工作不久,就听到过李阁老的神奇故事。李阁老是李春芳,兴化人,嘉靖二十六年(1547)状元,隆庆二年(1568)代徐阶为首辅,官至吏部尚书、中极殿大学士,与高拱、张居正同朝。隆庆五年致仕,定居扬州府城(今旧城仁丰里,宅已不存),万历十三年(1585年)三月十九日去世,终年七十五岁,追赠太师,谥号文定。谕葬扬州城西二十里弘恩寺侧。
  扬州晚报2015年10月31日《李阁老与阁老坟》和西祠胡同社区“潇兮雨寒”网友《明代隆庆首辅宰相李春芳墓地现状》介绍,清代咸丰年间,弘恩寺毁于兵火,后重建,而李墓未遭破坏。直到文革前,李春芳墓一直保护较好,四周有砖砌围墙,围墙迎面耸立着一座6米多高的石雕刻牌坊,四柱三门,柱上雕有盘龙抱柱和仙鹤图案,在牌坊前的墓道两旁排列着石人、石马、石羊、石猴,整个墓地占地约十亩。1956年,江苏省人民政府定为省级(二等)文物保护单位。1966年底,寺被拆毁,李墓围墙、石牌坊被拆除,封土堆被铲平,石人、石马、石羊、石猴被推倒敲坏,墓穴被砸开,阁老夫妇俩的尸体被拖出。阁老墓为糯米汁浇浆砖木混合结构,浇浆砸开后,露出两重棺,即一椁一棺。开棺时,不仅没有臭味,还溢出一股清香,棺内有茶色“棺液”,还有大量的松香,并无其他随葬之物。两具尸体均未腐烂,李阁老中等身材,李春芳与其夫人的遗体均未腐烂,肌肤须发尚完整,关节尚能转动,被运往上海自然博物馆。
  弘恩寺位于杨庙镇李巷村,与新集镇勤丰村的“牌楼脚”仅一沟之隔,我在仪征工作生活三十余年,多次听到李阁老的祖上在句容磨豆腐、兴化逃难遇贵人、赶考奇遇、巧中状元、退休尽孝、助刊《西游记》、拒赐建寺、选墓风水、入葬择时等众多传说,这次(2016年7月28日上午)我去新集镇政府参加新集历史文化座谈会,又一次听到关于李阁老下葬“铁帽到、驴子绕、鱼鼓跳”的神奇故事,文化站原站长董亚祥还绘声绘色地讲述民间关于李阁老与严閣老、高阁老抢风水的传说,我对这些传说不以为然,只相信史料和实物。董亚祥说亲眼看到勤丰村村民家中收集的石牌坊仙鹤的石构件,散落在沟头的石马和石羊,我觉得这可能是李春芳墓上的东西,而且“牌楼脚”的地名可能就是说的李春芳墓的牌楼。
  近读《同治续纂扬州府志》,在冢墓志的甘泉县部分,发现一段:“谕葬刑部尚书赠太子太保史致俨墓,在城西二十里庙山”,查史致俨(1760-1838)字容庄,江都人,嘉庆四年进士,官至左都御史、刑部尚书,赠太子太保。我在《阮元仪征事》第三章介绍阮元长子阮常生时曾提到,道光二年,张集馨到北京参加京兆乡试,入驻宣武门外扬州会馆联星堂,当时扬州会馆的两位司事,为主的就是史致俨,另一位挂名的就是阮常生,这两位司事一个入葬庙山,一个入葬白羊山,还真巧。董亚祥所说勤丰村村民家中收集的石牌坊仙鹤的石构件,散落在沟头的石马和石羊,也有可能是史致俨的,找个时间我要去探访一下。
  《嘉庆重修扬州府志》卷二十七冢墓志记载,谕葬太师谥文定李春芳墓,在城西二十里,弘恩寺侧。在这一条的下面,还有一条:太常寺少卿赠宫保礼部尚书李茂才墓,在城北淮子河侧。这个“赠”字有点说头,我在《阮元仪征事》书里讲过,古代人最讲究光宗耀祖,除了自己当官光荣以外,还可以把自己的官阶封号呈请皇帝批准,转移给自己的父母或前代。五品以上授诰命,六品以下授敕命;一品封赠三代,二三品及二代,四至七品封赠一代,八九品者止封本身;转移给生者叫貤封,转移给逝者叫貤赠。规则很详细,现代人直接晕菜。葬在城北淮子河的李茂才,是李春芳的儿子,他获“赠”吏部尚书,说明他自己没有当过这个官,荣誉是他儿子给的,果然,他儿子(也就是李春芳的孙子)叫李思诚,万历廿六年(1598年)进士,天启朝礼部尚书加太子太保。
  李春芳家族非常兴旺,除了上面说的儿子、孙子外,他的四世孙李滢尤邃于经学,五世孙李清担任刑科给事中,六世孙李楠康熙十二年(1673)进士,官至左都御史(从一品)。
  《道光重修仪征县志》卷九舆地志宅墓记载,吏科都给事中、赠左都御史李清墓,在县东二十里,带子沟。清,兴化人,仕明,为都给事中。以子柟贵,国朝(清朝)赠都御史。这一段说的是李清在明朝任吏科都给事中,但清朝貤赠他都御使,原因是他儿子李柟任康熙朝的左都御史来着。
  县志还说:谕葬左都御史李柟墓,在带子沟,去父清墓半里。这里的解读是,李柟的墓在带子沟,离他父亲李清的墓半里。
  我曾经写过一篇《探访仪征古迹之马集三地》,其中说道华塝大墓的主人可能是李柟,但有一点存疑,就是华塝墓离带子沟稍远了些。文章发表后网友王德斌告诉我,他家有亲戚在带子沟,那儿确有石人石马,邀我同去探访,我于2016年6月1日冒雨与他同往带子沟,走访了几位村民,其中还有守墓后人,他们指认了“兴化李阁老”的墓址、“保姆坟”和神路走向,我也在土沟村部和村民家中看到了牌坊、石羊和碑文残件,证实了李柟、李清墓确实在带子沟(探访记另发)。
【带子沟李柟墓残件】
  2012年10月22日,《金陵晚报》“老南京”发表通讯员张智峰、记者于峰《谜一般的“李阁老”原来是个状元老爹》一文,解读南京龙潭的李阁老墓是李春芳的父亲李镗,李春芳原籍应天句容,父亲虽未为官但因子贵获“赠”而享受他的待遇。他归葬祖籍地应天句容的龙潭,龙潭在明代属于句容,现在则属于南京市栖霞区,因此,李镗墓后来就成了南京的著名史迹。
  话说“兴化李阁老”与新集镇硬是有缘分,李春芳的墓在新集东北界,李清、李柟的墓在新集西南界。

4、郑板桥在新集毛桥
  郑板桥是家喻户晓的大名人,因为扬州八怪的书画艺术成就在中国书画史上占有一席之地。郑板桥至少四次  到过仪征,第一次是他九岁时随在仪征教书的父亲读书生活,第二次是他自己在仪征教书三年,第三次是学生邀请他重游江村赏仪征江景;第四次是六十六岁再访仪征,留下了脍炙人口的《真州杂诗八首》,和《又叠前韵八首》。郑板桥一生吟咏仪征的诗多达二十四首。笔者评论,这和文天祥有一拼。
  在《郑板桥全集》的题画卷,有一篇《为马秋玉画扇》,其中写道:……余少时读书真州之毛家桥,日在竹中闲步。潮去则湿泥软沙,潮来则溶溶漾漾,水浅沙明,绿荫橙鲜可爱。时有鲦(tiáo)鱼数十头自池中溢出,游戏于竹根短草之间,与余乐也。未赋一诗,心常养养。今乃补之曰:
风晴日午千竹林,野水穿林入林腹。
绝无波浪自生纹,时有轻鲦戏相逐。
日影天光暂一开,青枝碧叶换遮覆。
老夫爱此饮一掬,心肺寒僵变成绿。
展纸挥毫为巨幅,十丈长笺三斗墨。
日短夜长继以烛,夜半如闻秋肃肃。(风声、竹声、水声)
  这一段文字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郑板桥少年时在真州毛家桥读书,毛家桥就是新集镇的毛桥村,文中还描绘了他小时候看鲦鱼在竹林的浅水里游戏的情形,流露出他对儿时毛家桥的深深眷念。我建议新集镇把新公园的亭子,取名为三声亭或闻声亭,出处嘛,就是郑板桥的这首诗喔。
【郑板桥全集书影】

5、三位知县的故事
  咸丰年间,太平军几占扬州、仪征,长期占据瓜洲,沿江一带都是战场,双方你来我往,频繁拉锯,新集因其邻近扬仪瓜,不可避免受到战火波及,史书上有关三位仪征知县的记载,很有些传奇性。
  《咸同广陵史稿》:咸丰四年(1854)十一月中旬,仪征知县都綮森率练勇团丁在新集阻击前来筹粮的太平军被杀,《新集镇志》记载其中还有新集天安的23名练勇。
  咸丰五年(1855)四月初,驻守仪征的清军马兵数十人到新集来抢劫,被仪征知县焦肇灜率勇前来抓获8人并枭首示众,引起营兵大哗,焦知县据理力争,维护了地方利益。六月中旬,焦知县死在军中,史书说他“两袖清风,当强寇压境之时,独能钳制肆掠之营兵,体恤疮痍之百姓,设谋练勇,不愧武毅廉能。无如地既滨江,城尤残缺,兵不奉调无以战,民患寡贫无以守,日夜焦思,以至于死,遐迩哀之”。
  焦知县殉职后,仪征知县职位空缺,战事紧急,扬州知府命令江都知县李辉德到仪征坐镇,谁知道这家伙贪生怕死,哭诉着请求组织上另外派人去。知府大怒,说你这是去正归邪!你平日诈赃敛财,种种劣迹,早就传到我耳朵了!我都懒得追究。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随即派人武装押送李辉德到仪征赴任。
  同时期有一位仪征籍的二品大员叫吴文镕,咸丰三年(1853)时任湖广总督,由于官场内部争斗孤军无援,他在武昌城外与太平军作战失利,投水殉职,获谥文节。像吴文镕和上文所述的都綮森、焦肇灜两位县令,无疑是忠于职守、保境安民的典范,而李辉德这样的贪奸耍滑之徒,平日里吃朝廷俸禄,关键时刻贪生怕死不敢挺身而出,只能将他钉到历史的耻辱柱上。 
欢迎关注“仪征事”公众号(yizhengshi0514)和巫晨个人微信(wuchen0514),查看我的更多文章
http://bbs.yizheng.gov.cn/ShowBBS.asp?menu=MyTopic&UserName=wuchen

266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博士

Rank: 8Rank: 8

金钱
12818811
QQ
发表于 2016-8-23 14:13 | 显示全部楼层
庙山秦汉墓,新集后面座。
毛桥有私塾,板桥曾入幕。

引自09年旧帖:《说唱仪征》
ShowPost.asp?ThreadID=479351
[此帖子已被 翔宇居士 在 2016-8-23 14:19:27 编辑过]

266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博士

Rank: 8Rank: 8

金钱
12818811
QQ
发表于 2016-8-23 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同的是,巫局做的是大学问,我只是酒后兴起瞎作。

531

主题

2376

帖子

150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0Rank: 10Rank: 10

金钱
96155732
 楼主| 发表于 2016-8-23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blockquote]不同的是,巫局做的是大学问,我只是酒后兴起瞎作。[/blockquote]
瞎写就能写那么好,您是山羊过河——牵须(谦虚)

8

主题

583

帖子

2064

积分

研究生

Rank: 6Rank: 6

金钱
2923
发表于 2016-8-24 08:19 | 显示全部楼层
赞一个。花心思了

389

主题

1866

帖子

6665

积分

博士

Rank: 8Rank: 8

金钱
92114
发表于 2017-8-17 1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美文。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微信客服|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仪征政府网站 ( 苏ICP备05004226号 )

GMT+8, 2019-9-18 12:50 , Processed in 0.028549 second(s), 18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