仪征政府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月下老人

[随笔] 仪征史话

[复制链接]

3792

主题

1万

帖子

72万

积分

博士

Rank: 8Rank: 8

金钱
1071858
QQ
发表于 2017-1-3 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好文章,收藏学习。[此帖子已被 一粒白沙 在 2017-1-3 13:26:14 编辑过]

11

主题

46

帖子

230

积分

高中生

Rank: 3Rank: 3

金钱
307
发表于 2017-1-4 08:25 | 显示全部楼层

    盛成的许多传奇经历,大多是老先生高龄时凭记忆生发开来,且大多由北京的一个姓张的写手帮他写出来,怕难免有文学化之嫌。真正关心.研究地方文化名人的话,怕是还有许多考证的工作要做。
    当代仪征人曹国兴也得了法国荣誉军团骑士勋章的。

11

主题

46

帖子

230

积分

高中生

Rank: 3Rank: 3

金钱
307
发表于 2017-1-4 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些从事中法文化交流的法国人,恐怕对盛成的了解也是"出口转内销",以北京姓张的写的材料为依据的。

16

主题

209

帖子

1273

积分

研究生

Rank: 6Rank: 6

金钱
153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7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历代名人赞仪征
1、欧阳修《真州东园记》

     东园是北宋庆历年间,由三位盐运官员建造。施昌言任真州发运使(负责漕运的衙门长官),许元先后任判官、副使,升任发运使后,马遵任判官。三人属于同僚,互相“乐其相得”,于是将真州城东一块百亩多的原监军废营地划归运司,用以造园。园的规模很大,内置拂云之亭、澄虚之阁、画舫之舟、清宴之堂等。
历时数年,至皇祐四年(1052)方建成,取名“东园”。
园成后,施昌言和许元都先后调到京城,一为龙图阁直学士,一为侍臣御史,而他们的老朋友曾任扬州通判的欧阳修也到了京师,未能作东园之游。许元只得请人将东园绘成图,送给欧阳修,请他为园作记。欧阳修虽按图索骥,却写得如诗如画、绘声绘色。
                                       真州东园记
真州,当东南之水会,故为江淮、两浙、荆湖发运使之治所。龙图阁直学士施君正臣,侍御史许君子春之为使也,得监察御史里行马君仲涂为其判官。三人者,乐其相得之欢,而因其暇日,得州之监军废营以作东园,而日往游焉。
岁秋八月,子春以其职事走京师,图其所谓东园者来以示予曰:“园之广百亩,而流水(长江)横其前,清池(天池)浸其右,高台起其北。台,吾望以拂云之亭;池,吾俯以澄虚之阁;水,吾泛以画舫之舟。敞其中以为清宴之堂,辟其后以为射宾之圃。芙渠芰荷之的砺①,幽兰白芷之芬芳,与夫佳花美木列植而交阴,此前日之苍烟白露而荆棘也;高甍巨桷,水光日景,动摇而上下,其宽闲深靓,可以答远响而生清风,此前日之颓垣断堑而荒墟也;嘉时令节,州人士女啸歌而管弦,此前日之晦冥风雨、鼪鼯鸟兽之嗥音也。吾于是信有力焉。凡图之所载,皆其一二之略也。若乃升于高以望江山之远近,嬉于水以逐鱼鸟之浮沉,其物象意趣、登临之乐,览者各自得焉。凡工之所不能画者,吾亦不能言也。其为吾书其大概焉!
又曰:“真,天下之冲也。四方之宾客往来者,吾与之共乐于此,岂独私吾三人者哉?然而池台日益以新,草木日益以茂,四方之士无日而不来。而吾三人者,有时而皆去也,岂不眷眷于是哉?不为之记,则后孰知其自吾三人者始也?
予以为三君子之材贤足以相济,而又协于其职,知所后先,使上下给足,而东南六路之人无辛苦愁怨之声;然后休其余闲,又与四方之贤士大夫共乐于此。是皆可嘉也,乃为之书。
庐陵欧阳修记。
自欧公大作传世,慕名而来者络绎不绝。真州东园由许元的前任施昌言始建,欧阳修作《真州东园记》,蔡襄作书法,后人称园、记、书为三绝。《真州东园记》虽然没有《醉翁亭记》那样出名,确实是一篇上乘之作。后人多有佳评。清代顾锡畴本《宋大家欧阳文忠公文选》十卷对《真州东园记》眉批是“有画意”,次引徐文昭评“分明一幅东园画,水墨淋漓尚未干”。刘大櫆批《真州东园记》:“柳州记山水从实处写景,欧公记园亭从虚处生情。柳州山水以幽冷奇峭胜,欧公园林以敷娱都雅胜。”
      有人说,明代著名画家文徵明的《东园图》是根据欧阳修《真州东园记》所描绘的真州东园为依据绘成的。画面取满构图,只留上角以透气。在画面一定的空间内文徵明精心营造了小的自然,力求在有限中求得无限。园林由于空间有限,所以多用分隔手段造出无限空间,园林空间的分隔手段有门、墙、廊、屋宇、假山、水池、树木、桥梁等,文徵明随意地运用这些元素再造了欧阳修笔下的东园,当然已不全是宋代的东园,而是渗透了明代文人造园意识的象征性园林。《东园图》的画面,构图大疏大密,画法以小青绿为主,细笔勾描设色清雅,几块分散在画中各处的太湖石则纯用淡墨渲染颇具匠心,对画面有一定的调节作用。当然,也有人认为文徵明的《东园图》是明代开国元勋中山王徐达的府第,地处南京聚宝门内城之东,故又名东园。此图即是东园主人与文人雅士们在园中游乐的情景。
欧阳修在扬州任职前后,与扬州许元过从甚密,不仅留下唱和之作,还有著名的园林文献《真州东园记》。 当然,许元也非等闲之辈,他乃庆历名臣,任江浙荆淮制置发运使,官至工部郎中天章阁待制,中国“定额”的首创者。说欧阳修、许元两人是至交,有文献为证:欧阳修为许元的私家园林泰州南园写过《海陵许氏南园记》,为江浙荆淮制置发运使衙门的官家花园东园写下《真州东园记》;诗歌则有《寄子春发运待制》、《答许发运见寄》、《招许主客》;书信有《与许发运启〈庆历六年滁州〉》、《又与许发运启〈庆历六年春滁州〉》;许元于嘉祐年间去世后,欧阳修在嘉祐二年写下《尚书工部郎中充天章阁待制许公墓志铭》,后又专门撰写《许元传》,可见对其感情之深。可以说,许元是欧阳修在扬州交往最多、情谊最深、留下交流诗文书信最多的扬州人,当在9篇之上。特别是许元写了“芍药琼花应有恨,维扬新什独无君”的诗句给欧阳修以后,欧阳修便写下了著名的《答许发运见寄》:“琼花芍药世无伦,偶不题诗便怨人。曾向无双亭下醉,自知不负广陵春。”遗憾的是,笔者未能发现许元的其他诗词作品,传世的仅此一句。从内容上分析,写诗的时间应在欧阳修离开扬州之后,两人虽在两地但很怀念当初在扬州诗酒流连的日子,欧阳修回忆“曾向无双亭下醉”的难忘画面,许元感慨“维扬新什独无君”的惆怅。对于两人的友谊,欧阳修在《寄子春发运待制》中有所总结:“但喜交情久弥重,休嗟人事老多艰。”两人还相约退休赋闲后继续喝酒:“留滞江湖应不久,多为春酒待君还。”由此可见,说欧阳修与许元是至交并无夸张之嫌。



[此帖子已被 月下老人 在 2017-1-7 11:08:19 编辑过]
[此帖子已被 月下老人 在 2017-1-7 20:52:05 编辑过]

11

主题

64

帖子

274

积分

高中生

Rank: 3Rank: 3

金钱
404
发表于 2017-1-8 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搜集整理并分享,真是个有心人,赞一个!以前我在仪征县志上看过相关内容,但一晃多年,有的已经模糊了,而百度上关于仪征的记录不甚了了,一直想比较全面地再看一次仪征历史概况,这次终于看到了,谢谢了!已收藏

3792

主题

1万

帖子

72万

积分

博士

Rank: 8Rank: 8

金钱
1071858
QQ
发表于 2017-1-9 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征得作者同意,我将把此文改编成微信公众号发送给微友阅读。
由于文章较长,为便于阅读,将每天推出1篇。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白沙天地。
谢谢!

16

主题

209

帖子

1273

积分

研究生

Rank: 6Rank: 6

金钱
153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 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2、梅尧臣《依韵和许发运真州东园新成》
梅尧臣(1002年5月31日—1060年5月27日[sup][1][/sup]  ),字圣俞,世称宛陵先生,汉族,宣州宣城(今安徽宣城市宣州区)人。北宋著名现实主义诗人,给事中梅询从子。
梅尧臣初以恩荫补桐城主簿,历镇安军节度判官。于皇祐三年(1051年)始得宋仁宗召试,赐同进士出身,为太常博士。以欧阳修荐,为国子监直讲,累迁尚书都官员外郎,故世称“梅直讲”、“梅都官”。嘉祐五年(1060年)卒,年五十九。
梅尧臣少即能诗,与苏舜钦齐名,时号“苏梅”,又与欧阳修并称“欧梅”。为诗主张写实,反对西昆体,所作力求平淡、含蓄,被誉为宋诗的“开山祖师”。曾参与编撰新唐书》,并为《孙子兵法》作注。另有《宛陵先生集》60卷、《毛诗小传》等。
梅尧臣与许元是故交,真州东园建成之时,梅尧臣写诗祝贺。
《依韵和许发运真州东园新成》
疏凿近东城,萧森万物荣。
美花移旧本,黄鸟发新声。
曲阁池傍起,长桥柳外横。
河浑远波涨,雨急断虹明。
云与危台接,风当广厦清。
朱鬐看自跃,翠柏种初生。
香草犹能识,山苗未得名。
南峰及西岭,常共酒杯平。

皇桔四年(1052)二月,梅尧臣在汴京东城送别友人马遵赴任真州,作送别诗《东城送运判马察院》。梅尧臣时在汴京监永济仓。运判马察院,指马遵,字仲涂,饶州乐平(今属江西)人,当时以监察御史为江淮六路发运判官,是诗人的好友。此诗通篇都以国计民生为意,而将朋友深情,融贯其中,一韵到底,情调轻快,在送别诗中,别具一格。
《东城送运判马察院》

春风骋巧如翦刀,先裁杨柳后杏桃。
圆尖作瓣得疏密,颜色又染燕脂牢。
黄鹂未鸣鸠欲雨,深园静墅声嗷嗷。
役徒开汴前日放,亦将决水归河槽。
都人倾望若焦渴,寒食已近沟已淘。
何当黄流与雨至,雨深一尺水一篙。
都水御史亦即喜,日夜顺疾回轻舠。
频年吴楚岁苦旱,一稔未足生脂膏。
吾愿取之勿求羡,穷鸟困兽易遯逃。
我今出城勤送子,沽酒不惜典弊袍。
数途必向睢阳去,太傅大尹皆英豪。
试乞二公评我说,万分岂不益一毛。
国给民苏自有暇,东园乃可资游遨。

16

主题

209

帖子

1273

积分

研究生

Rank: 6Rank: 6

金钱
153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02:43 | 显示全部楼层
3、苏轼三过仪征
1084年,苏轼从贬所黄州转任汝州,在金陵拜会王安石之时,即已萌发退隐江湖之意。沿江东下来到仪真,受到仪真太守的邀请,举家住宿在乐仪书院二十多日。他在给王安石的信中说:“某始欲买田金陵,庶几得陪杖屦,老于钟山之下。既已不遂,今仪真一住又已二十日,日以求田为事,然成否未可知也。若幸而成,扁舟往来,见公不难矣……”
乐仪书院隔壁有天宁寺,据传他曾经到一墙之隔的天宁寺读书写经,并为寺中一口井水题名“慧日泉”。在好友滕元发的劝说下,前往太湖之滨宜兴买地置业。
十年后,哲宗亲政,绍圣元年(1094年)章惇为相,苏轼被谪知定州,四月途径真州时,再谪知英州(今广东英德),八月,未到达英州时再贬惠州,4个月内5次追贬,自古罕见。此时苏轼三子都已结婚生子,全家老老少少共有30多口人。由于贬所路途遥远凶险,岭南古属瘴疠之地,苏轼恐伤及家人;且自己又被连连降级,仅靠微薄的俸钱已无法养活这一大家子。因此,苏轼将家室全部安置在宜兴居住,独携三子苏过与侍妾朝云赴岭南。四月从真州(今江苏仪征)出发,至十月初才到惠州贬所。
六年后,1100年,苏轼从海南岛获赦北上,并获准自由居住。苏轼恳请定居常州,获得恩准。1101年五月,他先遣儿子去常州清理家事,自己来到仪真拜访米芾,米芾当时在真州任发运司。苏轼的船就停在大码头附近,他起先住在船上一个月,米芾多次来探望苏轼,并邀请东坡到附近的风景名胜游历。在真州时米芾陪苏轼游金山龙游寺,面对当年自己的画像,抚今追昔,感慨万千,遂以自嘲的口吻作《自题金山画像》诗: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闻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那年六月天气闷热,水上热气蒸腾,苏轼患上了痢疾。米芾他接到白沙(仪征的古名)东园公园小住了十多日,给他送药麦门冬饮子。为此,苏轼写了《睡起闻米元章冒热到东园送麦门冬饮子》诗。诗曰:
            一枕清风值万钱,无人肯买北窗眠。
            开心暖胃门冬饮,知是东坡手自煎。
这期间,苏轼与米芾多有书信往还,或探讨书文艺术,或通报病情,或致思念之意。
苏东坡将离开真州,带病来别。对米芾说:“待不来,窃恐真州人俱道放着天下第一等人米元章,不别而去也。”谁知,这竟是永别!七月二十八日,苏东坡病逝于常州。
其间故事还有很多。
一日,二人到镇江游玩后,东坡写有日记《京口耆旧》,云:“建中改元(徽宗建中靖国元年,即1101年,—笔者注),坡归自岭外,与客游金山。有请坡题名者。坡云:‘有元章在’。米云:‘某尝北面端明,某不敢。’坡抚其背云:‘今则青出于蓝矣’。元章徐曰:‘端明真知我者也’。自尔益自负矣。”
又一日,米芾看到了苏轼题在扇面的秦观的词《踏莎行·郴州旅舍》及苏轼的跋语,顿生无限感慨!遂当着苏轼的面,书写下了这首词和跋语,让苏轼观看。苏轼看后不住点头称善,感叹道:这样做,我们对得起少游了!此帖后来传至郴州,郴州人为了纪念秦观,将米芾书写的秦观的词,苏轼的跋语,刻在一块石碑上。
某日,苏轼拜会米芾,米芾拿出心爱的谢安《八月五日帖》,请苏轼题跋。
苏轼离开真州时还借走了米芾珍爱的文房紫金砚。一个多月后,苏轼卒于常州,后人准备以此砚石一起陪葬。米芾问讯立即启程前往,追回了这方名砚。米芾有文题记此事:苏子瞻携吾紫金研去,嘱其子入棺。吾今得之,不以敛。传世之物,岂可与清净圆明本来妙觉真常之性同去住哉。
《与米元章》(二十一)曰:“两日来,疾有增无减。虽迁闸外,风气稍清,但虚乏不能食,口殆不能言也。儿子于何处得《宝月观赋》,琅然诵之,老夫卧听之未半,跃然而起。恨二十年相从,知元章不尽,若此赋,当过古人,不论今世也。天下岂常如我辈愦愦耶!公不久当自有大名,不劳我辈说也。愿欲与公谈,则实能,想当更后数日耶?”此信表达了对米芾《宝月观赋》的极力赞美之情。
《与米元章》(二十五)曰:“岭海八年,亲友旷绝,亦未尝关念。独念吾元章迈往凌云之气,清雄绝俗之文,超妙入神之字,何时见之,以洗我积年瘴毒耶?今真见之矣,余无足言者。”眷念之情溢于言表。
八月中秋,米芾得苏东坡去世的噩耗,作《苏东坡挽诗》五首。序中有云:“辛巳中秋,闻东坡老向以七月二十八毕此世。”
其三曰:
小冠白氎步东园,元是青城欲度仙。六合著名犹似窄,八周御魅讫能旋。道如韩子频离世,文比欧公复并年。我不衔恩畏清议,束刍难致泪潸然。
其五曰:
招魂听我楚人歌,人命由天天奈何。昔感松醪聊堕睫,今看麦饮发悲哦。长沙论直终何就,北海伤豪忤更多。曾借南窗逃蕴暑,西山松竹不堪过。
[此帖子已被 月下老人 在 2017-1-18 11:39:08 编辑过]

16

主题

209

帖子

1273

积分

研究生

Rank: 6Rank: 6

金钱
153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19 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4、王安石
王安石(1021年12月18日-1086年5月21日),字介甫,号半山,汉族,临川(今江西抚州市临川区)人,北宋著名的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改革家。[sup][1][/sup]
庆历二年(1042年),王安石进士及第。历任扬州签判、鄞县知县、舒州通判等职,政绩显著。熙宁二年(1069年),任参知政事,次年拜相,主持变法。因守旧派反对,熙宁七年(1074年)罢相。一年后,宋神宗再次起用,旋又罢相,退居江宁元祐元年(1086年),保守派得势,新法皆废,郁然病逝于钟山(今江苏南京),赠太傅。绍圣元年(1094年),获“文”,故世称王文公。
《泊船瓜洲》
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
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真州东园作》
十年历遍人间事,却绕新花认故丛。
南北此身知几日,山川长在泪痕中。

16

主题

209

帖子

1273

积分

研究生

Rank: 6Rank: 6

金钱
153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5、米芾与仪真
米芾,字元章,北宋书画家,与苏轼、黄庭坚、蔡襄,合称“宋四家”;能诗文,精鉴别,画山水不求工细,多用水墨染,开创独特风格,与其子并称“米家山”;湖北襄阳人,后定居镇江;生性狂放,有洁癖,好着奇装异服,人们称其为“米颠”。他虽然靠母亲阎氏为英宗高皇后接生并哺乳孩子,得到一点好处,但终因出身寒微,一生仕途不顺,先后任校书郎、县尉、从事、推官、州学教授、军使和发运司管勾文字等级别较低的官职,直到晚年才到朝廷任书画博士、礼部员外郎。礼部又称“南宫”,“米南宫”的称谓就是这么得来的。
    宋元符三年(公元1100年),米芾已经50岁,被免除涟水军使职,任江淮荆浙等路制置发运司管勾文字之职。其时,真州为漕盐转运枢纽,江南、淮南、湖北、浙江等地粮食都经过这里转运京师,因而负责诸路粮食转运的机构——发运司就设在真州。米芾这一年年底从京城南下到达真州上任。发运司的主要官员为发运使、副使和判官,“管勾文字”的官阶是不高的,至多相当于现在的县、处级吧。
米芾在真州约一年半时间,崇宁元年(公元1102年)四月,他的非生母去世,他循例“丁优”去职。他官职不高,政治上不可能有多大的建树,但他书法成就却很高,年轻的时候已名闻全国。在真州时,他政事之余,常登北山,临长江,与友朋相聚,从事书法和诗文创作,写了不少珍贵的字和诗文。据《中国书法全集》记载,从建中靖国元年(公元1101年)正月写第一幅《向太后挽词》起,到崇宁元年四月写《具状帖》止,米芾在真州写的字共14幅。这些字大都在南宋年间就被制成《绍兴米帖》、《群玉堂帖》和《英光堂帖》,极少数仍为纸本原迹,现在分别藏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和日本等地,且全部收在1992年“荣宝斋”出版的《中国书法全集》里,既是国家的瑰宝,也给仪征的历史增添了光辉。
    米芾在真州为官,作为书法大家,除了写字,还免不了诗酒应酬。当时来往真州的官员很多,“冠盖相望,视他郡为盛”,于是州城有水陆两处迎来送往之所:水路的滨临长江,曰鉴远楼(亦称亭),陆路在北山之上,称“壮观”,有屋宇数楹。米芾对这两处地方情有独钟,除迎送客人,还经常独自登临鉴远楼和壮观,不仅为鉴远楼和壮观分别题了“江流啮岸”和“壮观”两块扁额,且写了三首登鉴远楼、五首壮观的诗,还有一篇“壮观赋。                  
鉴远楼
赏心亭上群山雪,三夕丹渊借月华。
吟尽江南清绝处,亟行归觐紫皇家。


奉酬山甫
每登鉴远楼,下视皇天荡。
思挹落落人,凭栏揽万象。
忽逢西浦士,谈彩何萧旷。
养成谷口名,行见青藜杖。
山色且淡浓,沤鹭翩下上。
渔舟何者子,停月看烟浪。


奉呈彦昭使君壮观之赏
邀宾壮观不辞寒,玉立风神气上干。
欲识谢公清兴处,千山万岭雪漫漫。

壮观
扶筇qióng上瑶台,一笑领清绝。
如何夜来风,独下前村雪。

                         壮观赋
  米元章登北山之宇,徘徊四顾,慨然而叹曰:
  壮哉!江山之观也。开辟夐古,逖哉邈矣。帝德所被,北幽南趾。王功未宣,六合阻异。明翳视其消长,来叛从而间起。去古无章,水滨莫委,比世可悼。晋裂汉耄,披蓁芟莽,且代且盗。
  岂地具而天设,特资狯而附暴者乎?乃物偶然而人乘以智巧尔!
  若夫,真符秉中,万派朝宗。稽颡纳质,不黩兵锋。版图入而地合,氛祲明其大同。远琛近贾,千里不风,鉴湛一色,折苇可通。其或,弱吹砌鳞,疾颷涌山,九地出没,千峰上攒,如岭并亘,连云俱还,长鲸齿巨,天吴腹斑,闰运未既,生民道艰,宜乎?曹郎托词以按甲,怫郁而永叹也。
  吾每登是宇,览是土,当日杲,天清岚,开练布,邀太平。君子,引吴醇,舞越女,破千岁之长忧,掷森然之万古。有杞初登,由仪再旅,至甚醉而乃去也。

宋政和乙未(公元1115年)至丙申间,真州郡守詹度见壮观“敝屋数楹,不蔽风雨”,先将屋宇修缮一新,而后建了一座亭子于旁,取名壮观亭,并将米芾生前为“壮观”题的扁额和写的诗赋,悬于和刻于亭上。明清《仪征县志》记载“壮观亭”时都称:“政和中郡守詹度建米芾书扁作赋。”这往往容易使后人产生错觉,误以为是米芾直接为壮观亭书扁作赋的。事实是,米芾在公元1107年就去世了,1116年壮观亭建成时,他已不在人世9年了。
   
米芾在真州与苏东坡相聚的事,笔者在《苏东坡三到真州》一文中已写得较详细了,这里补充两件事。一是苏东坡离开真州不久在常州就病逝了,米芾闻噩耗后十分悲痛,中秋时节在真州特作挽诗五首,悼念这位年长自己14岁、谊在师友之间的老朋友,诗中有句赞东坡“道如韩子频离世,文比欧公复并年”。另一件事是,苏东坡在真州时见到米芾的一方珍贵砚台,借去随身观赏,临终时居然要将这方砚台随葬。大概东坡后人觉得这样做不妥,后来砚台又回到米芾手中。为此,米芾在真州专门写了《紫金研》以记其事。这幅纸本行书随笔,现在仍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全文是:“ 苏子瞻携吾紫金研去,嘱其子入棺。吾今得之,不以敛。传世之物,岂可与清净圆明本来妙觉真常之性同去住哉!”
    苏东坡的做法固不足取,但与米芾比起来却是小巫见大巫。米芾看到别人的好东西,尤其与书法有关的法帖、砚台等等,非要得到手不可,甚至装佯卖傻,以死要挟。清《仪征县志》和《石林燕语》等书就记载了他在真州的一桩轶事:“米芾诙谲好奇,在真州尝谒太保攸于舟中。攸出所藏右军《王略帖》示之,芾惊叹,求以他画换易,攸意以为难。芾曰:‘公不见从,某不复生,即投此江死矣!’因大呼,据船舷欲坠,攸遽与之。”这件事的确发生在真州江上舟中,不过字帖的主人和字帖都有讹错。据《中国书法全集》所刊曹宝麟《米芾<太师行寄王太史彦舟>本事索隐》一文所载,帖主人并非蔡攸而是蔡京,帖也不是右军《王略帖》而是晋谢安的《八月五日帖》。蔡京与米芾为布衣之交,元符年间被削去宰相之职,“东下无所归止,拟卜仪真以居与”,建中靖国元年来到真州。米芾与贺方二人在江边一亭中同蔡京相见,观看蔡京用椽笔写的“龟山”二字。米芾在舟中以死威胁索得蔡京所藏《八月五日帖》就在此时。这种强行夺人所爱的事,米芾是做得出来的。曹先生在文章中指出:“徽宗皇帝的端砚经他一用尚且敢昧死请赐,那布衣之交的蔡京当不在话下”,“所有这一切可笑的言行,都是他玩世不恭又惊世骇俗的天真本性的流露”。
    米芾留给仪征的文化遗产实在太丰富了,大有开发的价值和可能。有人建议辟“米芾投江处”,笔者以为,还可以重建“鉴远”、“壮观”二亭,将他在真州写的书法、诗文刻石。这都是文化内涵颇深的景观,且资料现成又投资不多。
[此帖子已被 月下老人 在 2017-1-23 12:06:38 编辑过]

16

主题

209

帖子

1273

积分

研究生

Rank: 6Rank: 6

金钱
153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如果在汽车站以西,北山制高点建一座壮观亭,登之可以俯瞰全城,该是多么高兴的事情啊!可惜只有一座水塔。

16

主题

209

帖子

1273

积分

研究生

Rank: 6Rank: 6

金钱
153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26 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6、陆游路过仪征
《入蜀记》是南宋陆游入蜀途中的日记,共六卷,是中国第一部长篇游记。《入蜀记》将日常旅行生活、自然人文景观、世情风俗、军事政治、诗文掌故、文史考辨、旅游审美、沿革兴废错综成篇,评古论今,夹叙夹议,卓见迭出,寄慨遥深。
南宋孝宗乾道五年(1170)末,作者由山阴(今浙江绍兴)赴任夔州(今重庆奉节一带)通判(知州的佐理官)。闰五月十八日晚起程,乘船由运河、长江水路前往,历时160天,五个多月,经今浙、苏、皖、赣、鄂、渝六省市,于十月二十七日早晨到达夔州任所。路上写每日经历(很少几天只记日期而没有记事),记一天经过什么地方,游历或舟中所见,会见什么人等。较多的是写景物,写观感,间或考证古闻旧事。
《入蜀记》是中国第一部长篇游记。中国游记虽多,但多为短篇。《入蜀记》由陆游在入蜀途中创作的日记组成,全作虽不足四万字,但在古代确已是长篇。
《入蜀记》片段
七月一日。黎明,离瓜洲,便风挂颿。晚至真州,泊鉴远亭。州本唐扬州扬子县之白沙镇。杨溥有淮南,徐温自金陵来觐溥于白沙,因改曰迎銮镇。或谓周世宗征淮时,诸将尝于此迎谒,非也。国朝干德中,升为建安军。祥符中,建玉清昭应宫,即军之西北小山置冶,铸玉皇、圣祖、太祖、太宗四圣像。既成,遣丁谓、李宗谔为迎奉使、副。至京,车驾出迎,肆赦,建军曰真州,而于故冶筑仪真观。政和中,修《九域图志》,又名曰仪真郡。旧以水陆之冲,为发运使治所,今废。

  二日。见知州右朝奉郎王察。市邑官寺,比数年前颇盛。携统游东园。园在东门外里余,自建炎兵火后,废坏涤地,漕司租与民,岁入钱数千。昔之闳壮巨丽,复为荆棘荒墟之地者四十余年,乃更葺为园。以记考之,惟清燕堂、拂云堂、澄虚阁麤复其旧,与右之清池、北之高台尚存。若所谓流水横其前者,湮塞仅如一带,而百亩之园,废为蔬畦者,尚过半也,可为太息。登台,望下蜀诸山,平远可爱,裴回久之。过报恩光孝寺,少留。辛巳之变,仪真焚荡无余,而此寺独存。堂中僧百人,长老妙湍,常州人。

  三日。右迪功郎监税务闻人尧民来。尧民,茂德删定之兄子,以恩科入官。北山永庆长老蕴常来。郡集于平易堂,遍游澄澜阁、快哉亭,遂至壮观以归。壮观旧有米元章所作赋石刻,今亡矣。初问王守仪真观去城远近,云在城南里许。方怪与国史异,既归,亟往游,则信城南也。有老道士出迎,年七十余,自言庐州人,能述仪真本末。云旧观实在城西北数里小土山之麓,祥符所铸乃金铜像,并座高三丈,以黄麾全仗道门幢节迎赴京师,皆与国史合。故当时乐章曰:「范金肖像申严奉,宫观状翚飞。万灵拱卫瑞烟披,堤柳映黄麾。」道士又言赐号瑞应福地,则史所不载也。今所谓仪真观者,昔黄冠入城休憩道院耳。晚,大风,舟人增缆。

  四日。风便,解缆挂帆,发真州。岸下舟相先后发者甚众,烟帆映山,缥缈如画。有顷,风愈厉,舟行甚疾。过瓜步山,山蜿蜓蟠伏,临江起小峯,颇巉峻。绝顶有元魏太武庙,庙前大木可三百年。一井已眢(yuān,枯竭),传以为太武所凿,不可知也。(瓜埠,当时隶属于真州。)

16

主题

209

帖子

1273

积分

研究生

Rank: 6Rank: 6

金钱
153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30 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7、文天祥
文天祥不仅是一位民族英雄,而且是一位高产作家。仅在真州逗留三天时间就写有《真州杂赋》、《议纠合两淮复兴》、《出真州》等二十多首,以及被迫离开仪征,到扬州城下而不能入城,继续北上的《至扬州》二十首等。从文天祥踏上江岸,进入真州,看到当地军民仍穿着宋朝服饰而感到无比亲切,到商议纠合两淮、复兴南宋的兴奋之情,再到因被误解而转变为惊诧、失望、激愤、孤寂,都如实展现了他的沿途经历和心路历程。文天祥在《指南录后序》对他在仪征等地遭遇有详细的记录,至今读来仍令人唏嘘不已。
文天祥前后三次到过真州,给仪征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当地曾为他建立“文公祠”, 明成化23年更在东关建立“大忠节祠”,祭祀文天祥、苗在成、姜才、赵孟锦四位为国尽忠的英雄,并在祠后建楼三间,取名“望南楼”,嘉靖十七年改为“正气楼”,在楼上陈列文天祥《正气歌》条屏,可惜这些遗迹都早已踪影全无。
真州杂赋(一)
   四十羲娥落虎狼,今朝骑马入真阳。
  山川莫道非吾土,一见衣冠是故乡。
真州杂赋(二)
卖却私盐一舸回,天教壮士果安排。
子胥流向江南去,我独他皇夜走淮。

真州杂赋(三)
我作朱金沙上游,诸君冠盖渡瓜洲。
淮云一片不相隔,南北死生分路头。
真州杂赋(四)
便把长江作界河,负舟半夜泝烟波。
明朝方觉田文去,追骑如云可柰何。

出真州
早约戎装去看城,联镳壕上叹风尘。
谁知关出西门外,憔悴世间无告人。

出真州
扬州昨夜有人来,误把忠良按剑猜。
怪道使君无见解,城门前日不应开。

出真州
琼花堂上意茫然,志士忠臣泪彻泉。
赖有使君知义者,人方欲杀我犹怜。

出真州
秦庭痛哭血成川,翻讶中行背可鞭。
南北共知忠义苦,平生只少两淮缘。

出真州
一别迎銮十八秋,重来意气落旄头。
平山老子不收拾,南望端门泪雨流。

出真州
天地沉沉夜泝舟,鬼神未觉走何州。
明朝遣间应无是,莫恐元戎逐客不。

出真州
人人争劝走淮西,莫犯翁翁按剑疑。
我问平山堂下路,忠臣见诎有天知。

出真州
千金犯险脱旃裘,谁料南冠反见雠。
记取小西门外事,年年上巳哭江头。

出真州
荒郊下马问何之,死活元来任便宜。
不是白兵生眼孔,一团冤血有谁知。

出真州
戎衣啧啧叹忠臣,为说城头不识人。
押出相公州界去,真州城里榜安民。

出真州
有客仓皇欲赴壕,一行性命等鸿毛。
白兵送我扬州去,惟恐北军来捉逃。

出真州
瓜洲相望隔山椒,烟树光中扬子桥。
夜静衔枚莫轻语,草间惟恐有鸱鹗。

出真州
真州送骏已回城,暗里依随马垛行。
一阵西州三十里,摘星楼下打初更。

16

主题

209

帖子

1273

积分

研究生

Rank: 6Rank: 6

金钱
153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30 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东园湿地公园西边建起了一座仿宋建筑“澄虚阁”,南面也建起了一座两层的仿古楼,我只是远观,不知其名,如果是借用东园记中的“拂云亭”、陆游登陆的“鉴远楼”、或者纪念文天祥的“望南楼”或“正气楼”就好了。
[此帖子已被 月下老人 在 2017-2-4 21:25:10 编辑过]
今天特意去看看尚未竣工的仿古城门楼,名叫“挡军楼”。好土的名字!
[此帖子已被 月下老人 在 2017-3-4 21:28:51 编辑过]

16

主题

209

帖子

1273

积分

研究生

Rank: 6Rank: 6

金钱
153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2-4 16:42 | 显示全部楼层
8、 赵孟頫与仪征
赵孟頫(fǔ)(1254年10月20日[sup][1][/sup]  —1322年7月30日[sup][1][/sup]  ),字子昂,汉族,号松雪道人[sup][2][/sup]  ,又号水晶宫道人、鸥波,中年曾署孟俯。浙江吴兴(今浙江湖州)人。南宋末至元初著名书法家、画家、诗人,宋太祖赵匡胤十一世孙、秦王赵德芳嫡派子孙;其父赵与訔曾任南宋户部侍郎兼知临安府浙西安抚使。
至元二十三年(1286年),行台侍御史程钜夫“奉诏搜访遗逸于江南”,将赵孟頫引见于元世祖忽必烈,忽必烈赞赏其才貌,两年后任集贤直学士。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出任济南路总管府事。元贞元年(1295年),回京修《世祖实录》。鉴于元廷内部矛盾重重,赵孟頫便借病乞归。累官翰林学士承旨荣禄大夫,名满天下。至治二年(1322年)卒,年六十九,追赠江浙中书省平章政事、魏国公,谥号“文敏”,故称“赵文敏”。著有《松雪斋文集》等。
赵孟頫博学多才,能诗善文,懂经济,工书法,精绘艺,擅金石,通律吕,解鉴赏。特别是书法和绘画成就最高,开创元代新画风,被称为“元人冠冕”。他亦善篆、隶、真、行、草书,尤以楷、行书著称于世。其书风遒媚、秀逸,结体严整、笔法圆熟,创“赵体”书,与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并称“楷书四大家”。
赵孟頫自幼聪敏,读书过目不忘,下笔成文,写字运笔如风。1265年他父亲赵与訔去世,1267年14岁的赵孟頫以父荫补官,任真州司户参军。(荫袭, 封建时代,因祖先有勋劳或官职而循例受封、得官。封建时代的做官途径之一是子孙凭借先人的资历"荫袭"。假如某官员死时,儿子尚小,甚至儿子先已故去,孙子还在襁褓乃至腹中,日后想要走这条路进入官场,先人的告身便是证明。 )实际上这时赵孟頫还是个小孩子,没有也不可能到任,他在老家读书,练习书法。
在仪征博物馆中珍藏着一块精美的墓碑,墓碑的主人就是元代人珊竹介,碑文由元代著名书法家赵孟頫所书。
说起珊竹介,他的名字叫拔不忽,珊竹氏是一个蒙古族姓氏。仪征现有姓氏约在400多个,有不少姓人口很少,这多半祖先是由少数民族地区迁徙而来,特别是蒙古族元代不少人来仪征在此定居繁衍。珊竹氏是当时来仪征的少数民族家族中的一个代表,我们研究这一家族有利于了解元代中国的政治社会状况。
在仪征城西北过去有个甘露乡,珊竹介就定居在此并最终以义城作为自己的茔地。
1286年世祖谓:“自今省、部、台、院必参用南人”。遣集贤直学士南人程钜夫赴江南访求人才。十二月,从运河北上,时扬州为江浙行省郡守所在地,程钜夫所招遗贤,皆于扬州聚集,吴澄同时应招,故在扬州与赵孟頫相识并定交。赵孟頫1299年至1309年在江浙等处儒学提举⑦任上,这期间吴澄多次来真州。据危素《吴文正公年谱》载:卢挚曾与大德七年(1303)七月寓扬州,与珊竹介、贾钧等人请吴澄讲学。珊竹介“朝夕闻其诵说,遂致知义理之学而笃行之,身履如是修之。于家事亲,尽其孝恭,友诸弟以爱,辑姻里以睦。”
珊竹介死时为至大二年(1309年),当时为65岁,应出生于1245年。“疾革,谓诸子曰:蜀冈土腴,予预为兆矣,不可他茔。葬,无纳金玉于匶,圹筑灰隔,如《朱子家礼》。”“碑,赵孟頫书。因摹搨者衆众,今石虽丰隆,而下方渐泐矣。”赵孟頫书碑当为吴澄牵线,当时吴澄住在真州,受珊竹氏请托。赵孟頫1299-1309年在杭州做了十年江浙儒学提举,任期已满,改任中顺大夫、扬州路泰州尹,兼劝农事⑧ 。尚未赴任,皇太子爱育黎拔力八达遣使召赵孟頫,欲罗致大都翰苑。在路过真州时,吴澄请他书《江东宣慰使珊竹公神道碑》。
[此帖子已被 月下老人 在 2017-7-2 22:33:13 编辑过]

16

主题

209

帖子

1273

积分

研究生

Rank: 6Rank: 6

金钱
153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2-6 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10、王士祯颂仪征
王士祯1634年1711年),原名王士禛,字子真,一字贻上,号阮亭,又号渔洋山人,世称王渔洋,谥文简山东新城(今桓台县)人,常自称济南人。清顺治十五年(1658进士康熙四十三1704年)官至刑部尚书,颇有政声。清初杰出诗人文学家,继钱谦益之后主盟诗坛,与朱彝尊并称“南朱北王”。诗论创“神韵”说,于后世影响深远。早年诗作清丽澄淡,中年转为苍劲。擅长各体,尤工七绝。好为笔记,有《池北偶谈》、《古夫于亭杂录》、《香祖笔记》等。
《真州绝句》是作者在扬州做官(相当于今天的公安局长)时来到真州时所写的一组诗,共五首。
其一真州绝句
王士祯
扬州西去是真州,
河水清清江水流。
斜日孤帆相次泊,
笛声遥起暮江楼
其二真州绝句
王士祯
白沙江头春日时,
江花江草望参差。
行人记得曾游地,
长板桥南旧酒旗。
其三真州绝句
王士祯
晓上江楼最上层,
去帆婀娜意难胜。
白沙亭下潮千尺,
直送离心到秣陵。
注释
⑴江楼:真州江边的高楼。
⑵婀(ē)娜(nuó):体态轻盈,诗中形容江船白帆顺风而去的轻巧。
⑶难胜(shèng):禁受不住。
⑷白沙亭:在仪征白沙洲上。
⑸离心:离情。⑹秣(mò)陵:今南京市。
诗词鉴赏
这首诗写作者登楼远眺,目送轻盈飘荡的帆船开赴秣陵,勾起心中的离情别绪,不禁黯然魂销
前二句写诗人登上高楼最高层俯望长江,看见离真州而去的帆影点点,姿态婀娜,但离情难堪。后二句写白沙亭下千尺潮水,源源不绝,正如离人之思一路随着江水抵达秣陵。字面所见为登高俯望真州江岸之种种景致,字面之外则蕴离人愁思于江水景物之间,用笔清淡柔美,情意却深沉无限。
其四真州绝句
王士祯
江干多是钓人居,
柳陌菱塘一带疏。
好是日斜风定后,
半江红树卖鲈鱼。
注释
(1)江干:江边。
(2)钓人:鱼人。
(3)柳陌:两边长满柳树的道路。
诗词鉴赏
这首诗描写真州景物风情,表现了真州景物的美丽、真州风俗人情的淳朴。
清新自然是这两首诗的特点。诗中景物淡远幽雅,特别是前一首写渔村的景物,为前人之诗所少见,令人有耳目一新之感。而这些景物都好似是诗人触目所见,信手拈来,十分自然。而所表现的诗情画意也是十分自然,宛如一幅天然的渔家生活图画。
其次是含蓄而有意味。作者虽在描写景物风情,实际上是把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评价含而不露地隐藏其中。前一句描写渔村景物和渔人生活,含而不露地表现了作者对渔村美丽景物和渔人自食其力生活的赞赏。后一句描写真州农村的耕作和习俗,也含而不露地表现了作者对真州农民勤劳和淳朴人情的喜爱。含蓄的写法,使两首诗情外有味,读者若不细心思考品嚼,很难理解作者实际情感,自然也难于见得其诗之妙了。
清人评曰:“第四句乃此诗精彩佳妙所在,为一篇之主,前三句凑泊成趣,为一篇之客,此诗请客之法也。但主客要照应相配。四句色色俱精,一气呵成,如天造地设,所谓运斤成风,欲求斧凿之痕,了不可得。”
其五真州绝句
王士祯
江乡春事最堪怜,
寒食清明欲禁烟。
残月晓风仙掌路,
何人为吊柳屯田?
[此帖子已被 月下老人 在 2017-2-6 16:46:49 编辑过]
[此帖子已被 月下老人 在 2017-2-6 16:48:32 编辑过]
[此帖子已被 月下老人 在 2017-2-6 16:48:55 编辑过]
[此帖子已被 月下老人 在 2017-2-6 16:49:57 编辑过]
[此帖子已被 月下老人 在 2017-2-6 16:52:27 编辑过]

3792

主题

1万

帖子

72万

积分

博士

Rank: 8Rank: 8

金钱
1071858
QQ
发表于 2017-2-8 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

16

主题

209

帖子

1273

积分

研究生

Rank: 6Rank: 6

金钱
153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2-8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11、郑板桥的仪征情结
提起郑板桥,稍有一点文化知识的人没有不知道的。这位康熙秀才、雍正举人、乾隆进士,清代著名的书画家、文学家,三绝诗书画,名播海内外。他在做官的前后均居扬州卖画,其书画别具一格,立异标新,被称为“扬州八怪”之一。郑板桥少时在仪征毛家桥读书,青年时代刚踏上社会设馆课徒的地方也是仪征的真州,多年的仪征生活,仪征的水土,仪征的人情,培育起他浓郁的仪征情结,终身不泯,老而弥笃。
郑板桥至少四次到过仪征,第一次是他九岁时随在仪征教书的父亲读书生活,第二次是他自己在仪征教书三年,第三次是学生邀请他重游江村赏仪征江景;第四次是1758年,六十六岁再访仪征,留下了脍炙人口的《真州杂诗八首》和《又叠前韵八首》。郑板桥一生吟咏仪征的诗多达二十四首。
郑板桥的父亲立庵先生是一位教学有方的塾师,也是一位严父,对郑板桥要求极其严格,从幼年起就将其置于自己的管教之下,即使远离家乡到外地教书,也将郑板桥带在身边。约在清康熙四十年前后,他来到仪征县的毛家桥(现在新集镇内)设塾教书,郑板桥亦随父来到仪征,在父亲的馆内读书。郑板桥少年时代究竟几岁来到仪征,在仪征待了几年,从现在留下的板桥诗文、家书和研究者的著作中,虽然缺乏明确的记载,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仪征是郑板桥接受启蒙教育或早年读书地之一。这有他的题画诗为证:“余少时读书真州毛家桥,日中竹中闲步,潮去则湿泥软沙,潮来则溶溶漾漾,水浅沙明,绿荫澄鲜可爱,时有儵鱼数十头,自池中溢出,游戏于竹根短草之间,与余同乐。未赋一诗,心常养养(同痒)。今乃补之曰‘风晴日午千林竹,野水穿林入林腹,绝无波浪自生纹,时有轻儵戏相逐。日影天光暂一开,青枝碧叶还遮覆。老夫爱此饮一掬,心肺寒僵变成绿。展纸挥毫为巨幅,十丈长笺三斗墨。日短夜长继以烛,夜半如闻风声、竹声、水声秋肃肃。”郑板桥是在仪征最早吮吸到中华民族几千年优秀文化乳汁的。
生长在封建社会的郑板桥和其他读书人一样,也要走科举之路以求功名。清康熙五十五年(1716)他24岁时中了秀才。秀才只意味着在科举路上跨了第一步,但却等于领到了当塾师的“资格证书”。虽然,郑板桥仍然要在科举的路上艰难攀登,但父亲年老多病,家庭生活困顿,他又不得不为父亲分担起部份家庭生活的重荷。在旧社会,一个穷秀才能做什么呢?最便捷的途径是教书。于是,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郑板桥26岁时踏着父亲走过的足迹、也是步着父亲的后尘来到真州,设塾课徒,开始教起书来。郑板桥是在暮春时节从故乡兴化骑马到真州的,一路上披星戴月,颠波劳顿,然而沿途明媚春色却让他陶醉,触发起诗情。他在马背上以鞭击节,哼出了《晓行真州道中》的诗句:“童仆飘零不可寻,客途长伴一张琴。五更上马披风露,晓月随人出树林。麦秀带烟春郭迥,山光隔岸大江深。劳劳天地成何事,扑碎鞭梢为苦吟。”
郑板桥在真州设塾的地方叫江村。这个江村,并非真州有名的园林白沙翠竹江村。据道光《仪征县志》记载,这个江村“在游击署南,里人张均阳筑”,地处真州城南的长江之滨。现在我们虽然无法寻觅其遗迹,但从郑板桥的诗和家书中透露给我们消息猜测这也是一处“占山水之胜”的好地方,是一个只有几间屋的小园。郑板桥离开真州不久,给他的学生许雪江寄来了三首诗,回忆江村如诗如画的风景和如醇如醪的师生之情,其中一首写道:“不舍江干趣,年来卧水村。云揉山欲活,潮横雨如奔。稻蟹乘秋熟,豚蹄佐洒浑。野人欢笑罢,买棹会相存。”即使10多年以后,郑板桥已经人到中年,还没有忘记风景秀丽的江村,而且对它充满了情感。清雍正十三年,已经43岁的郑板桥依然住到镇江焦山这个安静的所在,读书以应科举。余暇时他又特地渡江北来,重游江村。他在江村茶舍写给弟弟的家书中,仍以十分愉悦的心情描述了一番江村的山光水色:“江雨初晴,宿烟收尽,林花碧柳,皆洗沐以待朝暾;而又娇鸟唤人,微风叠浪,吴楚诸山,清葱明秀,几欲渡江而来”。你看,郑板桥笔下的江村是多么清丽明秀,鲜活灵动。还不只于此,“此时坐水阁上,烹龙凤茶,烧夹剪香,令友人吹笛,作《落梅花》一弄,真是人间仙境也。”“是日许生既白买舟系阁下,邀看江景,并游一戗港。”这次郑板桥是应学生许既白邀请而来的,不仅游江村,还要逆水而上,观江景,游一戗港。一戗港在何处?志书载,在县城西南十五里,为青山、神山之水汇流入长江的水道,想必也如西溪,是真州人游览的好去处。
教馆实非板桥所愿,薪水低微,生活清苦,貌似自在实为囚徒,“课少父兄嫌懒惰,功多子弟结冤仇”,既要对得起家长,又不能得罪学生。他感到苦闷和压抑,只得寄情于诗酒,或者从书中寻求解脱,课徒之余,“得句喜拈花叶写,看书倦当枕头眠”,有时便到河桥酒家酣饮,醉后便取笔墨,在店家壁上题起诗来。读书,吟诗,写字,成了板桥教书之余的主要活动。三年真州教馆生涯,郑板桥不仅诗书技艺和学问都有长进,而且接触到真州的风土人情,培养了一批学生,结交了一批诗友。他们当中张仲芲、鲍匡溪、米旧山、方竹楼、吕凉州诸人,均系真州文艺界名流,与板桥过从甚密,唱酬不断,结下了深情厚谊。
郑板桥爱仪征的山,仪征的水,仪征的风物,仪征的人,一生对真州魂牵梦萦,晚年更深深眷念。他在《晓行真州道中》吟道:“麦秀带烟春郭回,山光隔岸大江深”。
他年逾花甲,66岁时还再访仪征,重游故地,重逢挈友,重会弟子。这次重访仪征是他仪征情结的一次总展现。他将对仪征的真挚情感注入笔端,尽情地喧泄,写下了脍炙人口的《真州杂诗八首》,一时间在老友中不胫而走,奉和纷纷。这更使板桥大受鼓舞,诗兴勃发,再叠前韵,又写下了《真州八首》。在郑板桥眼里,真州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景一物,一人一事,都充满了诗意,都值得歌之咏之。他崇敬“雪中松树文山庙,雨后桃花浣女祠。”他欣赏“村中布谷县中啼,桑柘低檐麦陇齐”; “江头语燕杂啼莺,淡淡烟笼画绣城”。他喜欢“昨夜村灯鱼藕市,青帘醇酒见人情”; “曲岸红薇明涧水,矮窗白纸出书声。衙斋种豆官无事,刀笔题诗吏有名” 。他颂扬“真州漫笑弹丸地,从古英雄尽往还”;他留恋“清兴不辜诸酒伴,令人难忘异乡情”;连“三冬荠菜”、“九熟樱桃”、嫩韭、虾菜都尽揽在郑板桥笔墨之中,兴味盎然。这次郑板桥在真州一共写了16首诗,连同以前他写的纪行、赠友、记事、抒怀之作,有二十四五首,唐宋以来,外地诗人咏真州的诗作,郑板桥是比较多的一位。

16

主题

209

帖子

1273

积分

研究生

Rank: 6Rank: 6

金钱
153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2-12 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12、曹寅任职仪征
《红楼梦》作者曹雪芹的祖父曹寅,这位两淮巡盐御史很喜爱仪征这个地方,“我爱真州老树阴,江天疏豁散烦襟”,任职期间经常在真州使院小住,消夏纳凉,还邀集一些著名文士诗酒唱和,留下了不少诗作,都是说的天池和使院的情景:天池回合大江,缥缈楼临下界纷,高楼三面水,一面环百渚,隔岸江南山,遥青粲可数。
真州使院在清雍正以后开始冷落,后来推行票盐制,真州不再是盐运必经之地,高楼倾圯,河道淤塞,天池玩月便成为历史陈迹了。

曹寅的《江村杂咏》
耕烟阁
敕敕复力力,一梨春雨晴。
墙头杏花白,屋角雌鸠鸣。
高眠不转枕,熟识人牛声。
香叶山堂
老柏拗劲枝,攫拏风雨烟。
旧闻姚给谏,破产鬻平泉。
溪堂各宾主,相对两苍然。
见山楼
真州无菊花,马上作重九。
模糊京口山,醉倒邗沟酒。
怊怅曲栏杆,西风万杨柳。
华黍斋
渠渠荫夏屋,与与垂嘉禾。
何由际丰豫,孝悌力田多。
绛趺不可作,慨咏思笙歌。
东溪白云亭
太古云世界,大地兜罗锦。
虚白结遥想,鸿蒙横眼前。
杖藜破溔颢,一笑凌华巅。
溉岩
陆地石折轴,水次石沉舟。
巧锤苍山骨,倒种生龙虬。
菁华意不泯,肥遁终焉求。
箖箊径
长梢千纛旂,短笴万箙箭。
丛生荒江滨,势与怒涛战。
微风触粉香,犹作惊蛇窜。
芙蓉沜
临流插拒霜,绿净磨青铜。
秋红弄姿首,游倏疑乘空。
幽人启板屋,初日光曚曈。
度鹤桥
巾车既息驾,老鹤亦懒飞。
邀遮沦涟水,顾惜翩跹衣。
谁为缚幽柴,略彴通渔矶。
因是庵
梅岑感前因,结茅对清境。
呀然六窗开,独设八关净。
落照憺无人,空林满孤馨。
一草亭,故人刘晦庵题
故人遗手泽,丹楯回崇冈。
可怜歌舞处,雨湿蘼芜香。
风流易销歇,回首南山阳。
乳桐岭
磊砢不趺草,乳桐闲作花。
江声月狼籍,农事春藞苴。
高怀据尘表,此乐非田家。
陆守超摘自曹寅《楝亭诗钞》卷五,作于康熙四十四年秋冬
[此帖子已被 月下老人 在 2017-2-12 20:30:16 编辑过]

16

主题

209

帖子

1273

积分

研究生

Rank: 6Rank: 6

金钱
153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2-12 20:31 | 显示全部楼层
13、吴敬梓的即景赋
吴敬梓(1701—1754年),字敏轩,一字文木,号粒民,清朝最伟大的小说家之一。汉族安徽省滁州市全椒县人。因家有“文木山房”,所以晚年自称“文木老人”,又因自家乡安徽滁州全椒县移至江苏南京秦淮河畔,故又称“秦淮寓客”(现存吴敬梓手写《兰亭序》中盖有印章:“全椒吴敬梓号粒民印”)。幼即颖异,善记诵。稍长,补官学弟子员。尤精《文选》,赋援笔立成。不善治生,性豪迈,不数年,旧产挥霍俱尽,时或至于绝粮。
雍正十三年(1735年),巡抚赵国辚举以应“博学鸿词”,不赴(参加了学院,抚院及督院三级地方考试,因病未延试)。移家金陵,为文坛盟主。又集同志建先贤祠于雨花山麓,祀泰伯以下二百三十人。资不足,售所居屋以成之,家因益贫。晚年,自号文木老人,客扬州,尤落拓纵酒。吴敬梓在真州曾投靠革职回乡的官绅杨凯,由于生活困窘,他有《雨》诗曰:“明晨衔泥问杨子,妻儿待米何时还”,表示希望杨凯资助其生活。
乾隆十九年(1754年),吴敬梓54岁那一年,到江苏扬州访友痛饮,微醉之中,反复朗诵唐人张祜的《纵游淮南》一诗,主要是去投靠两淮盐运使卢见曾,十月二十八日(1754年12月11日),与自北京南下的王又曾在舟中痛饮销寒。归来之后,酒酣耳热,痰涌气促,救治不及,顷刻辞世。时为一月十一日。当时守在床边的只有幼子吴鏊。生前好友金兆燕和王又曾协助料理丧事, 其时,吴敬梓一贫如洗,“可怜犹剩典衣钱”,卢见曾替他购棺装殓,遗柩得以归葬金陵清凉山下。
著有《文木山房诗文集》十二卷(今存四卷)、《文木山房诗说》七卷(今存四十三则)、小说《儒林外史》
隆五年四月,吴敬梓(1701-1754)与其长子吴烺前后览游斯园,分别吟咏了九个景点,分别为见山楼、香叶山堂、东溪白云亭、芙蓉沜、耕烟阁、因是庵、众响斋、仙壶、寸草亭。其中,众响斋、仙壶不见于前述十四个景点之内。  可见白沙翠竹江村起码有十六个景点,其规模之大,名气之响可见一斑。
  县志中石涛和曾燠的诗,有时间再录,现将吴敬梓的题写组诗抄录如下。
  乾隆五年春暮夏初间,吴敬梓再次作客真州时曾特地游览白沙翠竹江村名园,即景赋组诗五绝九首,后蒙好友方嶟出资得以刊刻的《文木山房集》卷三中。

  见山楼
隔江岚翠重,高寝画图展。
疑是仙人居,蓬莱水清浅。
  香叶山堂
文杏花叶香,古柏虬龙附。
俯仰难自如,移亭应就树。
  东溪白云亭
东溪看朝 ,荟蔚众皱堆。
东溪人已去,白云自往来。
  芙蓉沜
朝采芙蓉花,暮采芙蓉叶。
芙蓉不见人,临风舒笑靥。
  耕烟阁
北舍飞仓庚,南村鸣布谷。
细雨试开轩,绿蓑覆黄犊。
  因是庵
架上白鹦鹉,窗前绿牡丹。
何如航海客,亲至落伽还。
  众响斋
大块多噫气,斯斋众响聚。
其南为梵宫,其西为仙壶。
  仙壶
水色碧于黛,花光红若霞。
连甍架飞栋,即此是仙家。
  寸草亭
斯园最高处,惟见云舒卷。
凭栏一御风,不觉泠然善。
[此帖子已被 月下老人 在 2017-2-12 20:33:04 编辑过]
[此帖子已被 月下老人 在 2017-2-15 18:51:16 编辑过]
[此帖子已被 月下老人 在 2017-2-15 19:49:40 编辑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微信客服|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仪征政府网站 ( 苏ICP备05004226号 )

GMT+8, 2019-9-20 07:07 , Processed in 0.039073 second(s), 17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