仪征政府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67|回复: 0

[研究在线] 2018年第一期讲座日志——从管理学的视角看贾府衰败的原因

[复制链接]

653

主题

3021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15219
发表于 2018-2-12 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8年第一期讲座日志——从管理学的视角看贾府衰败的原因
张桂琴整理
    29日晚八点,仪征红迷会的QQ群如期举行了2018年第一期在线讲座,主讲嘉宾马经义老师为大家分享了他的研究成果:从管理学的视角看贾府衰败的原因。现整理如下:
红楼梦中的贾府衰亡的原因,总结起来很多,如果从不同的方面就有不同的结论,从宿命论而言,自古荣辱周而复始,这是一个必然的规律,从政治论而言家族联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从人性而言,树倒猢狲散的大难临头各奔东西;从经济论上看贾府是寅吃卯粮,后手不计;如果从人力资源上看,我们经常说安福尊荣者居多,运筹帷幄的没有一个,所以后辈子孙更是一代不如一代。其实在上述众多衰亡的因素之中,我们会发现他们都围绕着一个核心根源,这个根源是什么呢,管理过程中控制职能的丧失,那么宁荣二府在历史的进程中丧失了管理职能的哪些要素,从而导致了灭亡呢,马经义老师从这个切入点为大家分享了他的研究成果。
首先我们需要了解一下管理学中的控制智能,控制职能呢,是法院,这是一个管理学家提出的管理学当中的五个职能之一。就是计划组织协调,控制和指挥。这个控制职能呢,它是贯穿于任何一类管理实践活动的始终,它的目的是及时地找出工作中的偏差和错误并得以纠正,对于任何一家企业来说,无论从技术财务安全还是对人对事都需要控制。我想这一点,我们都是有感受的,只有控制了原计划才能得到有效而准确地实施,各项指标才能和既定的原则相符。
管理学界对控制的定义我就简单的介绍一下,它是根据计划的要求设立衡量绩效的标准,然后把这个实际工作结果与预期的这个标准相比较,以确定组织活动中出现的偏差及其严重程度,在这个基础之上呢,有针对性地采取必要的纠正措施,以保障组织资源的有效利用和组织目标的圆满实现,这是在管理学这个层面上,我们对控制的这个解释。
控制是必要的,因为环境的复杂多变,可能导致实践与计划的偏离。从管理权限上看,任何一个组织和企业他的管理权限都在制度化,或者是非制度化的过程当中分散到了各个部门或者是子系统之中,权力的分散越多,就是分层越多,控制也就越难。而且呢,这个难度会根据这个层次的递进增大,从个人的工作能力角度上看每一个员工都有着不同的异同,他们有着很多的区别,他们的学识,他们的技能都是参差不齐的,而且在很多情况下都是在不同的空间内进行作业,所以加强控制对于完成工作是必须的,我想我们自己有工作,我们在这样一个氛围和环境当中都能感受到这一点。
回到红楼梦中的贾府来,在各项管理活动中,我们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是老祖宗留下的旧规矩,人人都依着偏我改了不成。我想这些话大家都有印象,正是因为有这样一种潜意识的封闭使得贾府的管理实践和环境的变化,他们之间就失去了融合,管理中的僵化就逐渐形成了。被视为管理奇才的这个王熙凤,其实在整个荣国府的管理过程之中,她不过就是按例而行,然而环境的变化早已超出了贾府老祖宗们的管理智慧。而后代儿孙呢,又处处因循守旧,这就势必抑制了管理当中控制的形成。
通观《红楼梦》全书,从管理层面上论,举办的最成功的两大事件,一个是协理宁国府,一个是元妃省亲,前者集中展示了王熙凤的才干,后者凸显了贾府烈火喷油的家族秘密家族运势,然而究其两次成功的根源,还是因为管理控制的好,也就是说这两件事情做成功了,其中有一个共同的地方就是管理者对控制对象做的非常的到位。依据时间对象和目的不同,一般将控制分为三类:一个呢,是预先控制,第二个是现场控制,第三个是成果控制。接下来我就用一些小例子,先来解释一下这三种控制的区别和它们之间的联系这个道理。
所谓预先控制就是指在活动开始之前就对各项资源的筹备进行检测,对各类信息进行综合的分析,以便预测对资源的利用效果。王熙凤的大手笔就是宁国府。在管理学上,就是从管理学的这个角度看,其实她一开始就在进行预先控制,她将宁国府的管理弊病分析的头头是道,这是促使她协理宁国府成功的一个根源,因为她就是从这些没有得到控制的点上切入的,这就是预先控制。
第二是现场控制,就是指在生产和经营过程中,对参与工作的人执行的是进行监督和指导,从王熙凤协理宁国府的这个丧事,秦可卿的丧事来看,可谓是兢兢业业,一丝不苟的这点是可以得到印证,我们在书中看到他卯正二刻点卯,要点名要办公处理事务,又到各处巡查啊,亲力亲为,很多事都是这样做的,从这个过程足以看出王熙凤现场控制是非常到位的。所以,因为她的现场控制到位,所以宁国府里边儿仆人们的偷懒,玩牌儿,包括呢喝酒闹事,在这个丧事期间都没有发生过。
所谓成果控制是指工作结束后的这个管理行为,这里的结束了,不是指完全竣工阿,也指某一个阶段结束之后。成果控制的意义就在于这一时期的资源利用,以及呈现出来的结果,进行总的分析,为下一个阶段或者下一轮工作积累一些经验和教训。比如说大观园竣工之后不太问家政的贾政,这个时候亲自带着贾珍贾琏等人就逛园子,其实是去验收工程。虽然说是以这种游览游玩儿的这种形式,他的目的其实就是验收工程,目的是如有不妥,要再行改造,这是《红楼梦》中的原话,如有不妥,要再行改造。贾政在游览检查的过程当中还不断的询问啊,这些结案是不是到齐了,桌椅帐幔陈设古董这些是不是到齐了。家里人呢,还专门汇报了相关的使用情况,就是这些座椅包括帐幔的使用情况。贾政这一系列的行为就在实行管理中的这个控制职能,这也正是贾府这些爷们儿如此用心管理和控制,元妃省亲才是轰轰烈烈啊、锦上添花式的,所以这两件事情我们都看到了他的成功都源于控制职能做得好。
控制的目的是为了实现沿着计划要求进行最终实现预期的目标,在整个管理活动中,如何才能做好这个控制的有效呢,这里就涉及到了控制特征的问题,只有在管理实践中满足并遵循控制的特征,其控制才会有效啊,目标呢,才有可能圆满的实现。而贾府也正是因为丢掉了有效控制才使得逐渐的衰亡,最后是一败涂地,有效控制有四个特征。一个呢,就是实时控制、适度控制、客观控制和弹性控制,那么我们下面就分别从这四个维度来看,贾府是怎么丧失的这个控制职能的。
第一实时控制,这个实时控制的意思呢,是指在生产活动中,如果出现偏差,就需要立即采取措施并加以纠正,防止更大程度的这个偏差,避免因为偏差给生产带来的不利的影响,因而要做到实时控制还需要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管理人员能够及时的掌握偏差,这些信息。那么在《红楼梦》当中,很多时候,正是因为这个前提条件的不满足而导致了控制的失灵,例如第七十三回大观园这个就爆出了夜里有一次强盗的人翻入了怡红院,但我们不管这个是不是真的,但是它露出来了,就是说有人翻了怡红院,此时,那就惊动了贾母。上上下下的管理层无意都是在看这个事情都管这个事情,没有一个人敢怠慢,这个调查这一查便把贾府的管理弊病就暴露出来,贾母虽然亲自出动努力控制,然而管理的积弊已久,实在是无力回天,虽然这件事情很快得到平息,但是治标不治本的管理状态已经彻底将贾府推向了深渊。
为什么贾母亲自领衔处理此事仍然不能够力挽狂澜呢,原因就在于反映管理弊病的中毒信息姗姗来迟,甚至很多事情都以孝顺不敢惊动的名义瞒着贾母,也就是瞒着这个贾府最高管理层。这个隐瞒似乎不能够完全用道德来加以指责,因为在贾府的中层管理中几乎就没有控制的这个意识,换言之,对于控制在管理中的地位和作用都没有给予足够的这个重视啊,你比如说当贾母询问为什么院子里的保安措施如此松懈,探春的回答都显得轻描淡写。他们说这个近日呢,因为凤姐姐身子不好几日,园内的人呢,比先前放肆了很多,先前不过是大家偷着一时半刻或夜里坐更时三四个人聚在一起啊,斗牌小小的玩意儿,不过就是熬夜。近来渐次就开始大胆了,开了赌局,甚至有头家接触三十吊五十吊三百吊了大输赢,这些事情在探春的话里边儿我们听出了一些什么呢。贾母听了之后非常惊讶,听到这个探春刚才的那段话就说就问她,你既然知道为何不回我们。探春就接着说,我一想着太太事多,连日不自在,所以没回,这个告诉了大嫂子和管事的人们,这个戒饬过几次,近日要好些。从探春轻描淡写的描述中,足以看出她根本就没有把吃酒打牌这类的小事看在眼里,在她看来不过就是小小的玩意儿,不过为了熬夜,不过为了就是熬困,我们不能说他们存在管理中玩忽职守,但是足以看出她对控制也是无意识的。接下来贾母的一些话,让这些小辈呢,就茅塞顿开,贾母说你们姑娘家哪里知道这里头的厉害,你自以为耍钱是常事,不过起争端,说不止夜间叫耍钱就保不住要吃酒,既吃酒就免不得门户任意开启,或买东西寻张觅李,其中夜深人静趁便藏奸引盗的何等事做不出来。贾母说,况且这个园子里边儿姊妹们起居所伴者皆是丫鬟,媳妇们贤愚混杂贼盗是小,如果有别事略粘带些那个关系可不得了,这是贾母说的这番话。
当事情水落石出之后贾母呢,就将这些牌及赌资,包括这些赌具就全部烧毁,所有的主犯每人打四十大板撵出贾府永不再入,从犯每人打二十大板扣除三个月的工资,调离现在的岗位,全部都去打扫厕所去了。一番痛骂处理之后,让人真真实实的体会到这个姜啊,还是老的辣,也让我们似乎看到了当年这个贾母当家理事的风采哈。但是这一切呢,似乎还是无济于事,贾母的风采,也只能定格在遥远的过去了,就算此事贾母英明果断,然而贾府大势已去的信息,对纠正偏差,好像是没有什么效果和作用,所以实时控制最理想的状态就是将偏差纠正在为此产生之前,适时实就是适当的,是适当的实时控制。
第二个呢,是适度控制,这个字面上来看就是从这两个字上来看是很好理解的,它是指控制的程度、控制的范围、控制的频率都要恰到好处,然而适度控制在实际操作中呢,是很难得的意向,这个度很难的去把握,这里边不仅仅是一个技巧的问题,它关乎情感理智,悟性的元素,多一分就做过,少一分又不足,其实适度控制的核心要领就在于中国的中庸之道,这是一个很高妙的文化理论呢,这是没办法暂时来阐释的。有效控制不仅是对企业活动起到的监督和指导,还要防止企业员工之间产生矛盾。
在管理活动中适度控制并没有一个具体的标准值,一般要根据活动的性质、管理层次的多少、下属的这个素养以及技术的熟练程度等因素而定,总结起来要做到适度控制就要处理好整体控制与局部控制的关系,防止控制过度给员工造成的生产障碍,也要杜绝控制不足而造成的这个松懈和怠慢呐,《红楼梦》当中,对于适度控制做的怎么样呢,我们来看一看。
《红楼梦》中的贾元春和贾探春是贾府的两位小姐,身份地位几乎是一模一样,然而不同的性情造成了她们在管理控制上的两个极端,迎春是属于控制不足以类,比如呃,书中第七十三回就说了吗,迎春的奶娘,因为打牌输了钱偷偷的呢,就将迎春的这个首饰累丝金凤拿出去典当,原本想捞回本钱就赎回来归还的,谁知道呢就掉进去了,这个赌博的深渊不能自拔了。
然而这个时间呢,就逐渐的到了中秋,贾府中的各位小姐按照这个例子,在这个时间都要佩戴累丝金凤。丫鬟秀桔就说迎春这个首饰还没有回来啊,你是不是要回来。迎春却说,哎呀,不要不要,省些事儿吧,宁可没有了,何必生一士,你想想仆人偷拿主子的东西去典当,这已经违法了,可是迎春不仅不追问,反而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当这个奶娘的儿媳妇在旁边听了迎春和秀舍的对话之后就闯进来辩解,就和这个秀桔那就产生的一些争执,此时的迎春不仅没有及时制止反而拿出她的那个经典的她自己的枕边书《太上感应篇》看了起来,对争执呢不管不顾。在主子跟前儿如此放肆争斗,实在是不可思议,我也就是觉得想哎哟这个主子小姐,这是什么样的性格,那么从管理学的角度说明,是奴才胆子大呢,还是主子无能,站在管理层面上看迎春就是典型的控制无意识,她认为是奶娘是长辈。正如这个邢夫人就说了吗,如今你奶娘犯了法,你就应该拿出小姐的身份,她敢不从你,就要回我去才是。从这些生活琐事中可以反映迎春的控制是没有力度,甚至是没有控制的。
在控制上,探春因为兴利除弊而被冠上了这个改革家的美名,但是贾探春的管理控制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就是控制过度,第七十四回抄检大观园,这是非常精彩的一个篇章啊,当王熙凤带着众人抄捡到了这个秋爽斋的时候,探春就极力维护自己的呀,还不让他们搜检,当然,这里的维护并没有贬义,主要出自于探春对自己控制的自信就是对自己管理控制的自信。她对众人说道,我的东西到许你们搜检,要想搜我的丫头,这是不能的,坦诚说我原本就比别人歹毒,丫头所有东西我都知道,都在这里我藏着,一针一线,他们也没有收藏,要搜先来搜我。细细地品味这句话,其实我们会发现她的重点不在于搜查谁的问题,而在于表达她对于下人们的控制有多么的严格,近乎苛刻的地步,这类过度控制往往会让事态倒向另一个极端,就如探春打在这个王善保家脸上那一巴掌一样,看似痛快,但却将主子和奴仆之间的矛盾推向了一个巅峰。
第三个呢,我们说一说这个客观控制,要让控制有效,控制就必须是客观的,是基于企业实际的。如何才能做到客观控制,要定期检查既定的标准和质量规范是去符合当下的要求。换言之客观的标准和行为,有效检测手段是构成客观控制的重要前提,那么在贾府的管理过程中做到客观控制吗,我们以第七十四回抄检大观园为例子,我们来看一下,贾府对这个客观控制到底做到了还是没有做到。这次抄检大观园,从表面上看是在实行管理的控制职能,但正是因为这样的控制彻底暴露出了贾府控制的不客观性,没有制定客观标准,也就是到底要抄检出什么来,不知道抄检的导火索,是因为绣春囊事件就是那个荷包,换句话说,抄检的本质应该就是一次扫黄打非正风行动,但是当王熙凤带着众婆子进入大观园时王善保家的在上夜婆子处抄出了多余的积攒下来的,比如说像蜡烛啊,这些灯油等,王善保家的就立刻将其查封,说到这也是脏不许动等明儿回过太太再动,在抄检的第一步似乎就偏离了原计划,本身是奔着绣春囊这个事件去的,去进行扫黄打非的,但是现在就开始偏离了。
查到潇湘馆王善保家的发现一些男人的配饰之物,突然得了,忙请王熙凤过来验示。请王熙凤过来验示并问这些东西从哪里来的,此事似乎明白了,抄检的目的就是要找出丫鬟房中是否有男人之物,然而就算有男人之物又能说明什么?按照王善保家的理解,有男子不就等于有私情吗,那么紫鹃房里的男人之物是贾宝玉的物件,难道就等于紫鹃和贾宝玉有事情的吗?
在入画的房间也查出有男人之物,但是这些确是贾珍真赏析给她哥哥的,难道入画和自己的哥哥有乱伦,或者是和贾珍有事情?在司棋房中查出的那一双男人的鞋袜等也不能直接证明什么,真正能证明司棋有出格行为的是她表弟潘又安写给她的情书,可见男人之物就等于私情这种简单的等量代换不仅仅体现了贾府控制客观标准还刻画出了王善保家这些人的愚昧反映出王熙凤等一干人所犯的方向性错误,就是在控制当中所犯的方向性错误。
更重要的是为什么只抄检大观园,难道青春和奸情也是紧相连属的吗?如果真是那样,那么为什么明明白白众所周知的奸情都发生在大观园之外的贾府之内呢,这只能说贾府的管理层在实行控制是根本不知道剂量的范围。大观园是一个封闭系统,别说外姓男人,就像贾云这样的宗族子弟都不能随便出入在这样一个守卫森严的园子里,任由外姓男人自由出入这只能说明已经有了缺口,事实也是如此,司棋和潘又安能幽会成功暗相传递私物,靠的就是后门上守门的张妈妈。潘又安的情书上写的明明白白,若园内可以相见,你可托张妈给信息。在入画房间查出的这个赃物,当王熙凤正在疑惑是谁做的传递,仍是惜春一口咬定必是后门上的张妈,所以我经常说有事找张妈,似乎在大观园那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了。
第四个呢就是弹性控制,一个企业或者是组织总免不了突发事件,这些突发事件往往会让计划和现实条件产生背离,要想控制在此时仍然发挥作用,维持企业的正常运营,他就必须具有弹性,弹性控制与控制标准相对应,换言之控制标准,不能是一个具体的值,而是一个合理的区间,要把这个控制的区间设定在一个范围内,那么控制才有弹性。可见缺口就在后门张妈,出如果不首先控制这个缺口,抓住一个司棋,也许下一次查的就是李棋、王棋,永无止境,可以说后门张妈应该是控制的,本来司棋等人是控制的人,然而事实却是本末倒置。
那么通过我们上面的这些分享和讲解啊,可以见到抄检大观园,这样的控制是没有控制的客观标准,也没有控制的剂量。更重要的还有一点那就是控制目标的选择性错误,王善保家的包括王夫人、王熙凤等人都认为控制目标是拥有绣春囊等物的丫鬟,这又犯了一个巨大的选择性错误。
《红楼梦》第七十四回的回目,这是抄检大观园。但是呢,谁背祸呢,当然是王夫人,就是这个王夫人为首的管理阶层背祸,那谁在监察?是王善保家为首的老一辈管家媳妇,这一次抄检有情感的纠葛,有利益的争夺,也有派系的教养,各方都抱着自己的目的,然而唯一没有的就是管理控制的客观性。轰轰烈烈的抄检行为完全可以看成是老一辈的呀,还举着扫黄打非的旗号对小一辈丫鬟的围剿。
例如贾惜春在管理上就没有这个控制的弹性度,也就是缺乏弹性,当抄检队五到了,在入画房间抄出这个金银裸子啊,包括男人使用的鞋袜等物,惜春显得非常的紧张,后来证明这些物件都是惜春的哥哥贾珍赏赐给入画的哥哥的,入画的哥哥怕这些赏物被他叔叔婶娘挥霍,所以呢,偷偷的传递进来,让妹妹入画保管,虽然私下传递这些物件已经违反了贾府的规定,但是多方证明入画所说的是实情,并没有所谓的奸情发生。
王熙凤尤氏都表示可以原谅入画的错误,但是惜春坚决反对。从情感上说惜春这位丫环入画的行为伤到她做主子的脸面,她说我的丫鬟这么这么没脸,我怎么去见人,从管理层面上来说惜春认为自己人多若不拿一个做法那些大的所见呢,又不知怎么样,当然惜春要拿入画杀一儆百是可以的,但是控制的弹性在合同,在惜春的控制标准没有去兼职,有没有区间,只有值也就是没有一个度,只有一个标准,换句话说,犯了错就撵出去,没有犯错,就留下。管理的终极目的就是用人,此时把人都捧着下来的年初交了有何处去,用人控制,要有弹性,其实就是让管理本身更好的约束,人引导人,最后达到用人这个目的。
我们再来看一看这个预算控制,贾府有没有确实他的衰败和预算的控制,有没有关系对贾府衰败的原因,红学界有一个主要的观点,那就是经济的枯竭,这一点,毋庸置疑的,然为什么会造成国公府经济上的后手不继呢,捉襟见肘呢,从管理层面而言,贾府在经济上缺失的预算控制预算。
对于一个企业甚至是一般家庭都应该有经济上的预算,所谓预算控制,是指根据预算规定的收入与支出标准来检查和监督各个部门的生产经营活动,以保证各种活动或各个部门在充分达到既定目标实现利润的过程中,对经营资源的利用,从而费用支出受到严格有效的约束,这是从管理学解释的,这个预算控制的含义从这个定义可以看出预算来自于两个方面,一个是总收入,一个是总支出,它的意义就在于监督和约束这两个。各个部门对资源的利用情况,那么贾府有预算吗,贾府的又是预算控制如何。
贾府有预算肯定是有的,这个没有什么疑虑,例如第五十三回贾珍看了乌进孝递上来的年货清单啊,上面就有外卖,这些牲口包括这些粮食共折银二千五百两,贾珍就说我算定了,你们至少有五千两银子,这个做什么用的,已经表明他对于收入是有预算的,但是此时的预算却成了胡算了。
预算,如果不根据实际情况的变化做出调整,这个预算呢,将会管理控制到入一个误区,这年成不好,就是这个年或者这一年啊,乌进孝说从三月下雨,一直到八月间没有连续晴过五日的,九月又下碗大的冰雹,方圆一千三百里地人口牲畜死伤无数,这些都算是大的自然灾害,按理说贾珍作为一家之主,不会不知道,既然知道为什么预算还是按照以前的来进行的。如果说贾珍不知道,那么更说明贾府监控缺失到何种程度,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贾珍的预算都是缺乏弹性。
二是各处闲散房屋的租金啊,这一项呢,我琢磨着占了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三十,朝廷的俸禄以及过年过节皇帝的赏赐啊,要有官职品级的人才有捷径。赏赐呢也有一定的限度,就如同第五十三回贾府过年皇上恩赐春季,自己就说了吗,咱们家虽然不等着几两银子,是多少都是皇上的天恩,可见这里的赏银是恩赐大于赏赐,除此三项以外,还有一项是亲友世交之家来往送礼,但是这一项呢,几乎可以抵消因为别人送来在相应的日子呢,要变个面貌送回去。
有了总收入,贾府的总支出也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贾府的日用开支,两座这个国公府里啊,上下就有近四百多人,吃穿用度,是一笔巨大的花费,二是仆人组织的月钱,需要提醒的是贾府的日用开支和月钱是两回事,并非是主子仆人拿了月钱在用,用于这个日常的生活,而是除生活以外的零用钱,三是除正常开支以外常有太监等来敲诈勒索。最重要的是原本是贾府公用资产主子仆人想方设法地将其贪污转变为自己的私人财产,这就不得了了。
如此一来,整个贾府就出现了收支极度不平衡的状态,所以当贾母八十大寿之后,贾府的引领调度就出现问题。贾琏想偷着将贾母私人的物件偷运出一箱来滴呀,于是呢对鸳鸯说咱俩是因为老太的千秋,所有的几千两银子都是完了,几处房屋的地租通在九月才得,这回资金接不上啊,明儿呢,又要送南安王府的礼,又要预备娘娘重阳节的礼,还有几家红白大礼,至少还得三二千银子,是一时难以去集结。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归根结底就是预算不到位,从贾琏的话语中,我们可以看出,无论是贾母八十大寿还是个出的这个礼节往来都应该有预算,因为这些都是大事,提前就应该有筹划安排。重阳节的礼都是每年的惯例,更应该有预算,现在出现如此尴尬的场面,只能说明贾府预算控制缺失,或者说预算缺乏弹性。
【苏洁】不能靠收租过日子。
从管理层面上说,如果收支不平衡,就应该及时调整预算,这里的调整,主要是调整支出,换言之,明明知道收入不如从前有减少的趋势,那么就应该控制,但是贾府并没有,收入虽然减少,但是开支依旧,这样一来,亏空自然就形成了,寅吃卯粮就在所难免了,林之孝就曾经建议吗,就说各方需要减少开支啊,借裁剪仆人的使用数量,该使八个的就是使四个,该使四个就使两个,然而贾府的决策者们为了照顾家族的门面和排场,毅然决然的拒绝了管家的建议,由此可见贾府最终衰败是迟早的事。
一年的调度在贾府分为三个类别,一是日常开支由总管方按照祖宗旧例调度,二是非日常重复开支,有王熙凤贾琏裁度,原则上仍然按照旧例形式,但是可以有一定的延展性,三是呢,突发性的重大开支,由总管家门会同主子一起商议定夺。
审计问题就出现在第二类非日常重复性开支,这项上就出现问题啊。例如第二十四回贾芸千方百计在王熙凤处。贾芸呢,就在王熙凤处谋了一个差事,在大观园种花草,凤姐那就批了银两,贾芸一看是二百两,心中高兴万分,立刻就去领王熙凤的这个对牌儿领取银子啦,回家还了倪二的账。我们都知道这个时候呢,因为倪二借过钱给贾芸,贾芸把他还了,贾芸呢,又拿了五十两出西门找到花匠买树。从书中的叙述来看下芸种树所花的银子就五十了,而且树木的种植效果还不错,但是却领了二百两银子,可以说四分之三都是由贾芸私自私吞了,问题是二百两用于种树的银子是怎么算出来的,就算王熙凤可有延展的权利,多出一二十两来那情有可原,竟然多出一百五十两是怎么预算的。
退步说在王熙凤不懂得花草树木的行情,那么当银票开出作为审计的管家们,难道就不知道这里边儿藏着猫腻吗,多出实际用途的三倍的利润解释的不仅只是贾府预算的荒谬,还有审计控制的不作为,预算与审计都是空,你想想贾府怎么不败。
最后我想简单的说一说,贾府缺失防范于未然的有效控制,中医有一句话治未病而不治已病,就是对于管理上的控制,最高的境界就是防范于未然,我们将其称之为预防性控制或者弱风险性控制。《红楼梦》第十三回秦可卿对王熙凤托梦那一段儿,我想群里边儿熟悉《红楼梦》的朋友们都应该知道,语重心长的说一大段话,其中有这样几个信息。一个呢就是祖茔,虽然说有祭祀,但是呢,没有一定的钱粮,第二,家塾水无一定的供给。秦可卿就说嘛,她说我想来如今盛时固不缺祭祀供给,但将来败落之时此二项有何出处呢,以我所见在祖茔周围多买地买房子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用,出处第二个呢,设家塾,好好的让这些祖宗子弟们读书。以后真的没有败落之时,回家务农也可以有一个地方住,还可以读书,还可以东山再起,这是秦可卿给王熙凤托梦的这个后面最重要的大概的意思。
细细体会秦可卿的这番话,无论在祖茔周围买房买地,还是将家塾设立于此都是在预防家族衰败时,贾府子孙无家可归,秦可卿的策略就是风险控制。在盛极之时筹划衰败之后的退路,能够居安思危才是管理的控制。王熙凤对这样的建议也是非常赞同和欣赏,然而却至始至终没有去实践过,秦可卿的理论只能换成一幅唯美的构想,安富尊荣者居多,运筹帷幄者无一这种现状,只能将贾府推向衰败了,所以我从管理学的职能这个角度就可以看出贾府衰败是有他自己内在的原因的。
谢谢各位群里的朋友啊,我的讲授分享呢,就到此结束了,当然这些都是我的一家之言,是通过和站在不同的维度来诠释《红楼梦》,我认为这样的诠释有它一定的意义。就是《红楼梦》,它有超强的现代性,当然不是指现代人的思维;二是对现代社会的一种切入能力,我自己在教授管理学的时候就常常拿《红楼梦》中的故事来作为案例,诠释管理学原理当中一些职能,它增加了我课堂的可听性,也增加了课堂的趣味性,所以效果很明显,今天拿了一部分和大家分享,不成体系阿,请各位老师多多包涵,我的讲座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仪征政府网站 ( 苏ICP备05004226号 )

GMT+8, 2018-8-19 13:33 , Processed in 0.021176 second(s), 17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