仪征政府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120|回复: 2

[叙事] 水淹泗州城

[复制链接]

7

主题

7

帖子

63

积分

中学生

Rank: 2

金钱
72
 楼主| 发表于 2019-4-8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胡传裕 于 2019-4-8 09:42 编辑

  人老了我们几个谈得来的在一起,最喜欢东谈谈西讲讲的,什么古今往事的,还很追根挖底的。如排家谱的,祖上是什么地方迁涉过来的。今天我们就来谈谈神话的水淹泗州城的传说吧。
  我们这里大多数的人,祖上都是从泗州迁移过来的。听我父亲讲过,我家祖上就是从泗州城跑出来的一户。和我家祖上一块跑出来的共有五家人,他们姓刘家、潘家、陈家,还有一家姓什么的我记不清楚了。  我查找了泗州城的历史资料,原来的泗州城是在宿迁市的宿豫县郑楼镇处(580年—735年)。唐开元期间被黄河改道,洪水南流夺淮冲毁泗州城。故泗州城迁移到洪泽湖边上,汴河口处——临淮县淮河镇城根村处(735—1680年)。淮河镇当时为古临淮县所辖,这是泗州第二次建城。
  史料记载,明清两个朝代推行“蓄清、刷黄、济运、保漕”的政策下,在清康熙十九年(1680年),泗州地区在夏秋之间,连绵不断霪雨、暴雨七十余天。黄淮两河水位陡涨,洪泽湖水位猛增,洪水溃堤决城,顷刻之间泗州城被洪水吞没,城根村成为古泗州城沉陷所在地。  泗州城为什么会成为沉睡地下的“东方庞贝”古城(意大利)呢?总结出有三条理由:一是泗州城址所处的地势低洼;二是黄河夺淮后的频繁水灾;三是明清两个朝代推行“蓄清、刷黄”加上“济运、保漕”的政策所致。  泗州城被淹没在洪泽湖水里后,州的治所移置到附近的盱眙县盱城镇处。雍正二年(1724年)升泗州为直隶州,隶属安徽布政使司,盱眙仍属县。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裁凤阳府虹县为泗州,州治所由盱眙移至虹县(今泗县)。中华民国元年(1912年)4月废州制,改称为泗县,这是历史的记载。
  关于泗州的神话故事很多,有虹桥赠珠、水淹泗州城等等。俗话说有“水漫高家堰,泗(州)扬(州)不见面”的天定的说法。我们今天就来讲一讲神话传说“水淹泗州城”一篇小故事,有兴趣的人听我慢慢地往下讲。在淮河流入洪泽湖的咽喉之处,有两座远近闻名的山。南边的一座是龟山,北边的一座叫老子山。距两山不远处的洪泽湖底,原本是一座繁华了千余年的泗州城,至今已被洪水淹没了三百四十余年。要问龟山、老子山因何得名?泗州城怎会沉睡湖底?这里有一段奇妙的传说。
  很早以前,东海住着一条恶龙,叫水母娘娘。她面如青猿,形似乌龟,一贯不务正业,专门兴风作浪。她心里最恨两个人:一个是上界的老子,曾用聚宝盆破了她的法术;再一个是下界的朱元璋,设计捣了她的巢穴。水母娘娘发誓,非报此仇不可!俗话说得好:“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她搜肠刮肚,到底想出一个报复的法子。于是遛到东海龙宫,偷来一副神桶,挑了三江之水赶奔泗州城,一心要漫掉城北老子住过的老子山,冲毁朱皇帝的三代老祖坟。
  水母娘娘的歹毒之心,老子早已看得明明白白。他自言自语道:“人没伤虎心,虎有伤人意。非得教训一下这孽畜不可!”这天,他变成农夫模样,骑着青牛赶往泗州城,这时,水母娘娘也担着水来到泗州城门前,她放下神桶,稍事休息,正考虑这水如何摆布,说时迟,那时快,老子把牛角一扳,青牛扑到桶边喝起水来。起初,水母娘娘并不介意,心想,一头牛,能喝多少水?连正眼也不瞧一下,可再等她转过身来,大吃一惊,原来青牛几口就将两桶水喝得只剩下桶底一点点泥浆了。只见端坐在牛背上的老子放声大笑道:“水母娘娘少弄鬼,青牛喝去三江水,劝你以后多积德,千万不可再胡为!”说完老子腾空而去。水母娘娘哭笑不得,捶胸顿足,气一阵骂一阵,最后把桶底剩下的一点浑浆猛地往城头上浇去。她这一泼,顿时白浪滔天,泥沙翻滚,偌大的泗州城顿时无影无踪,只见茫茫一片,无边无际,后人就称这片大水叫洪泽湖。
  水母娘娘望望老子山,洪水才漫到山脚,再看看明祖陵,也只淹到墓前的石人石马。她发狠道:“老子、青牛别猖狂,喝了三江有海洋,再担海水漫老山,叫你认得水母娘。”她当即驾起妖风,又向南海奔去。要让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水母娘娘在泗州城作恶,观音老母早已一清二楚,她决心亲自走一遭,惩治水母娘娘。于是带上善财龙女,步下莲台,足蹬彩云,一同来到老子山南边的降魔岭。只见观音拔出杨柳枝,在手中的净瓶里蘸取少许甘露,往山边一洒,立时绿柳成阴,树丛中现出一座美丽的房屋。菩萨再把一串佛珠往锅里一放,当即变成银丝一般的面条,扑鼻的香气直冲云霄。观音老母扮成一个五六十岁的卖饭婆,善财龙女扮成她的女儿,一老一少开起饭店来。这时,水母娘娘正驾着一朵黑云,往南而行。真是瘦狗鼻子尖,她突然闻到一阵饭香,才想起只顾报仇,已有几天没有吃饭了,于是降下云头,窜到饭店,抢过卖饭婆的莲花碗,夺过紫竹筷,挑起锅里的面条,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观音老母不慌不忙走上前去,抓住紫竹筷抖三下,只抖得水母娘娘心碎胆裂,哇哇直叫:“天啦!刚才还是软和和的白面条,一眨眼怎么变成硬邦邦的黑铁链了?”,她睁开眼一瞧,顿时大惊失色,瘫倒在地。原来,面前站着的不是什么卖饭婆,而是法力无边的观音老母。刚才吃下的也不是什么白面条,而是观音老母特制的锁心索。吓得水母娘娘磕头如捣蒜,连声求饶。观音老母斥责道:“孽龙孽龙心太狠,竟敢水漫泗州城,不听老子苦相劝,葬送多少无辜人,善恶到头需有报,从今不许再逞能,把你押下琉璃井,永世不得再超生!”
  从此,水母娘娘就被押在滩河岸边的八角琉璃井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因为水母娘娘形似乌龟,所以,后人就把八角琉璃井所在的那座降魔岭改名为龟山。直到现在,你若乘船来龟山,还可以找到八角琉璃井的遗址,井边不远处,趴着一只两米多长的大石龟,背上驮着一块三米多高的石碑,上面还记载着水母娘娘被迫镇锁的传说呢。(网上摘录)

胡传裕

于扬州市朴树湾

2019年3月20日




29

主题

344

帖子

1513

积分

研究生

Rank: 6Rank: 6

金钱
1979
发表于 2019-4-8 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金枪鱼 于 2019-4-8 11:14 编辑

       洪泽湖底下的泗州城,在今江苏洪泽湖一带有民间传说,是朱洪武登基后淹没的。
       朱洪武打到南京,做了皇帝,他要保万年江山,叫军师刘伯温造南京城。民工们开始造城,一造造到南门那块,造不下去了。怎么的?那块有个汪塘,土挑下去,“咕隆”一声,水一冒,没有了;再挑,“咕隆”一声,水一冒,又没有了。挑多少土下去,也填不满。没法子了,找刘伯温。刘伯温跑来一看,心里就明白了:汪塘底下有个水眼子,水眼子里有个水母娘娘,是她在作怪。
  他想法子把沈万山的聚宝盆借到手,又找一个叫田德满的小伙子,捧着聚宝盆下去,一下子就堵住了水眼子,南京城就造起来了。所以,后来那块就叫聚宝门。
  那个水母娘娘呢,她跑得快,没等水眼子堵死,“呼”一飞,就飞了出来,飞到哪块呢?到了泗州城,她跟朱洪武结了仇,不要报仇吗?她就在泗州城作起怪来,要把朱洪武的江山淹个精光。
  碰巧,观音老母路过这块,一望泗州城:“啊,作孽哪,泗州城的老百姓要遭难,我不去搭救谁搭救呢!”就要下云头时,又念头一转,不着慌,得试试这块的老百姓,该不该遭罪!她随身一变,变成一个老太,落在高良涧,就在那块变了两间房子,开了家馒头店,卖馒头试人。
      她卖馒头有个规矩,有人来买馒头,她都要问:“你买馒头啊?”
      “咳。”“买了馒头给哪个吃的?”“给伢子吃的。”
      来一个,问一个,问一声,答一句,个个都是买给伢子吃的,没得一个说买给上人吃的。
      观音老母思念开了:”怪不得这块的人要遭难,没得一个孝敬上人的。”
  就这么,一卖卖到年底,年三十晚哪家还做生意啊?顶天黑,馒头店也关门了,才关好门,门外来了个伢子,这个伢子的奶奶在家头痛不好过,这家子就祖孙两个,奶奶要他上街买些粑粑去家烧汤喝。伢子走东奔西,家家店都关门落户,哪块还有粑粑买!奔到高良涧这块,一望,馒头店也关了门,就在门外喊:“卖馒头的,开门!”“不卖了,关门了。”
      这伢子一听不卖了,就哭了起来,嘴里叽叽咕咕说:”嗨,该我奶奶没福啊,要吃两个馒头,人家又不卖了。”
    观音老母在门里听见了,就问:“伢子,你刚才说的什么话呀?”
      ”晦,我奶奶头痛不好过,要我买两个馒头,家去烧些粑粥和着吃。”
      观音老母一听,这下来了个给上人买馒头吃的了,连声喊:“噢,伢子,你莫慌走,来来来,我开门,卖给你!卖给你!”
      观音老母把门一开,拿了馒头就朝伢子手上送,伢子拿了馒头刚要朝外走,观音老母把他喊住了:“伢子,你回来,我告诉你几句话。”
      讶子转身又回来,观音老母问:“伢子,你可听话,你可记得住?” “我听话,我记得住,你说吧。”
      “伢子,你每天上学,路边不有个庵堂吗?那庵堂前有对石狮子,你早晚经过那块就望一望它,哪天望见石狮子的眼睛发红呢,你就赶快带着你奶奶一块朝高处跑,大水马上就到。”“嗯!”“记住了?”“记住了。”“这话你对随便哪个都不能讲“,“嗯!”
       这伢子把话记在肚里,回到家,对奶奶都没得讲。这以后,他早晚上学放学,就留意了。早上路过,望一下于,晚上家来,又张一下子,他不敢不望,石狮子眼一红,大水就来了,能不望吗?望呀望的,惊动了一个人,哪个?这石狮子旁边有个猪肉案子,摆肉案子的看这伢子老是朝狮子望,对讶子犯疑了:“呃,这伢子,你慢走!”“什么话?”“每天你走到这块,这块望,那块张的,望些什么?你赶快直说,不直说,我把你杀了!”摆肉案子的把案刀一碰,伢子经不住吓,心里话,大水一到,总不能就我一家逃命呐,说就说吧,直说了:“我望的是这对石狮子,哪天石狮子的眼睛发红,就要发大水。”
“石狮子会眼红?昏话,哪个说把你听的。”“高良涧那块,开馒头店的老太说的。”“你听她瞎吹!“”摆肉案子的手一挥,“噢,你走吧。”他不当回事。
       第二天,摆肉案子的把猪肉卖完,把肉案子涮干净,没事了,忽地想起昨天那伢子的话,想开开伢子的心就把手上的猪血,朝那两只石狮子的眼睛上一榻,石狮子的眼睛就红了。刚刚巧,这伢子上学了,走来一望,了不得了,石狮子真的眼红了。他一吓,学也不上了,回头就跑,一到家,直喊:“奶奶,快跑!奶奶,快跑!”
       奶奶摸不着头脑:"伢子。什么话,跑到哪块去唦?”
       伢子说:"你还不晓得,石狮子眼红了,马上快发大水,这块要遭淹了,赶快跑!”
       伢子一五一十说给奶奶听。啊!他奶奶信了,收拾收拾,打个小包,祖孙两个,出门就往高处跑。跑没多远,他奶奶想起来了,说:“不好,我们光跑,腰里一个小钱也没得,跑出去怎么过?”“你说怎么办?”奶奶说:"奶奶告诉你,我那床底下地里,埋着个小积钱坛子。你去把它刨出来吧!快去快来!”
       伢子听了,马上回过头去刨积钱坛子。他搬走床一创,不假,是有个积钱坛子,他才把积钱坛子拿到手,了不得,躲在坛子底下的水母娘娘没东西挡她,又作起怪来了,这水呵,就从底下啦噜啦噜直朝上冒,水快啦,一大伐,一大伐,就朝伢子脚跟头漫来。这伢子一吓,拿着积钱坛子朝外就跑,只听那大水“吭”、 “吭”的紧跟在脚边追。也怪,这水追到讶子脚后跟,就慢了,淹不过来。

  伢子跑呀跑的,望见奶奶了,奶奶望见伢子脚后的大水,腿吓软了,跑不动了,嘴里光喊:“伢子,快跑,伢子,快跑!”

  伢子见奶奶光喊不跑,把积钱坛子交给奶奶,背起奶奶就跑,祖孙俩奔上了高滩,没有被淹死。

这块泗州城,全被水母娘娘淹没了,成了洪泽湖。

       后来,有了《水漫泗州》这部戏。这是传说加神话了,内容是:古时候,由于泗州知县的儿子进京赴考路过洪泽湖,与湖中水母娘娘相遇。水母娘娘很爱他才学出众,便向他求婚,但他执意不从。水母娘娘一气之下,便借来东海水淹了泗州城。

    实际上水漫泗州的历史缘由并不是水母娘娘的神威,而是封建王朝不兴修水利造成的黄河溃决泛滥的苦果。

    历史上的泗州古城,为南北朝时北周所设,州址在宿豫,即今江苏省宿迁县东南。唐开元年间移治临淮,即今泗洪东南、盱眙对岸的洪泽湖下,州境相当于现今的泗洪、泗县、宿迁、涟水、邳县、雎宁等地,州城横跨当时的汴河两岸,由虹桥相连。唐宋时泗州地处汴河入淮河口,为南北交通要冲,车水马龙,市井繁华。北宋苏东坡有一首《行香子.与泗守过南山,晚归作》词:

    北望平川。野水荒湾。共寻春、飞步孱颜。和风弄袖,香雾萦鬟。正酒酣时,人语笑,白云间。

飞鸿落照,相将归去,淡娟娟、玉宇清闲。何人无事,宴坐空山。望长桥上,灯火乱,使君还。

      特别是这下阙就是写他与知州刘士彦夜饮南山(今盱眙境)后,刘在灯火映照下前呼后拥地过泗州长桥(虹桥)回衙的情景。
      有史载,泗州城内原有一座宏伟的宝塔,名普照塔,南宋建炎年间毁于一场大火。公元1645年,清豫亲王多铎率清兵攻打泗州,当时驻守扬州的明将史可法派兵救援,但未及赶到,州城已被清兵攻破。
      其实,自唐代中期始,经历了宋、元、明、清的漫长年代,泗州城长期处在洪水的威胁之下。明、清两代统治者,为了把南方的丝绸、茶叶、大米等物资运到京都,便整修大运河,大筑高家堰(即洪泽湖大堤),人为地抬高了洪泽湖水位。另一方面,由于封建王朝兴修水利不力,导致洪水泛滥,黄河终于溃决,入泗水夺淮,黄河水携带的大量泥沙涌进洪泽湖,湖床不断抬高,湖东边大堤也就不断加高,造成泗州城地势逐年低洼,年复一年,日趋严重,每遇洪水,泗州城就成为水中“孤岛”。明万历十九年后接连3年大水,洪涛翻城而下,鱼游城头,舟行树梢,百姓淹死不计其数。在这种情况下,有人主张分泄淮水入长江,以救泗州燃眉之急,可是,总理河漕的潘季驯却百般阻挠说什么“浊流必不可分,霖淫水涨久当自消”,又以明祖陵在泗州城北,“祖陵王气不宜轻泄”为由反对分洪救城。到了清朝康熙十九年(1680年)夏秋之交,泗州一带连降70多天暴雨,黄、淮并涨,洪泽湖水位一涨再涨,城墙溃决,一座繁衍了千余年的泗州城终于被汹涌而来的洪水全部淹没,永远地从地图上消失了,这场骇人听闻的大灾难,在我国历史上也是罕见的。


17

主题

179

帖子

605

积分

大学生

Rank: 4

金钱
886
发表于 2019-4-17 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微信客服|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仪征政府网站 ( 苏ICP备05004226号 )

GMT+8, 2019-9-20 06:51 , Processed in 0.073867 second(s), 17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