仪征政府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查看: 1103|回复: 0

[读后] 柳风传别绪,梅雨诉离情——读江上青烈士《寄兰》诗

[复制链接]

37

主题

66

帖子

267

积分

高中生

Rank: 3Rank: 3

金钱
413
 楼主| 发表于 2020-5-23 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quasimoto 于 2020-5-24 09:12 编辑

    《江上青烈士诗抄》收录他的若干诗词,反映了他深厚的文字功力和丰富的人生体验,但其中也有些诗词如《哭父》等却常让人生出诸多困惑与不解。现以《寄兰》为例,全诗很短:
    何事萦怀芷,江南梦醉清。
    柳风传别绪,梅雨诉离情。
    日在云边醉,月从海上明。
    蝉声寥落后,携女踏归程。
    这首写给妻子王者兰的小诗不仅出现在各种出版物和媒体上,而且扬州“江上青烈士史料陈列馆”中还通过音诗画的再创作,由名家朗诵,展现在参观者面前。全诗虽短短40个字,却包含了丰富的信息,其首联两句末字“”和“清”应分别代表王者兰(芷:指香草)和江上青。
    江上青烈士次女曾亲自撰文回忆:“1938年春天我出生时,父亲正奔忙于大别山这片革命热土。得知这个消息后,他为母亲赋诗一首《寄兰》,诗中写道:“柳风传别绪,梅雨诉离情……蝉声寥落后,携女踏归程。”然而,他最终未能“携女踏归程”,次年夏天,就牺牲在皖东北。”诗中“携女踏归程”的“女”难道是指她本人?而她自己明明说是1938年春天出生的。
    根据《江上青烈士诗抄》等,这首诗写于1939年,是在他遇袭身亡之前的春夏之交,“柳风传别绪,梅雨诉离情”正点明了此时的季节。这应该是经过其弟江树峰教授(扬州大学教授,著名诗人,曾任扬州市文联副主席、市政协副主席、江苏省文联常委、省作协理事、扬州市民盟副主任委员、江苏省民盟委员等职)审核过的,为什么其女却将此诗的写作时间提前了整整一年?
    从这首小诗中可以看出,江上青写作时的情绪还是很不错的。不仅首联用“醉清”说明自己的忘我境界,而且在“日在云边醉,月从海上明”中又用了一个“醉”字,可见其正陶醉在革命的激情之中。只是不知道,陪衬云边日的海上月,究竟暗指谁。
    根据有关记载:1935年初,江上青回扬州过完春节,携母返回东海民众教育馆,五个月后,因母亲不服东海水土,辞去教馆职务,奉母回扬;此时的江上青深切感受到父亲去世后的家道式微、身体遭受的病痛折磨、朋友反目以及与党组织再次失去联系(江上青前后多次与党失联),心情十分复杂。经生母数月规劝,终于由其做主,与和自己同龄、姑夫朱右村的外甥女王者兰结婚,这年俩人都是24岁。虽是包办婚姻,江上青似乎很满意,婚后曾写过好几首情意绵绵的诗赠给妻子。第二年(1936年)7月,长女出生。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铁蹄日益逼近苏北,8、9月间,扬州进步中小学教师等发起成立“江都县文化界救亡协会”(文救会),该会有理事十多人,常务理事5人:卞璟、陈素、江上青、莫朴、潘树森,大家共同推选燕京大学学生、曾率先走向扬州街头宣传抗日的卞璟为主席。据当年的亲历者莫朴(1915.1—1996.11)回忆:“具体筹建工作皆由陈素做的。”
    “文救会”成立后半个多月,由于形势日紧,所有学校解散,许多人回了家。为争取团结一部分积极力量,文救会常务理事等人商量,又成立了“江都文化界救亡协会流动宣传团”(江文团),推举卞璟为团长,陈素、江上青为副团长。随后于11月22日,江文团18人从扬州出发,途经仪征、六合等,辗转安徽各地,宣传抗日救亡。
    1938年年初,江文团到达国民政府安徽省府暂住地六安,团员增加到30多人;六安当时是第五战区安徽省的政治中心。陈素很快与长江局和安徽组织接上关系,建立起“江文团”地下支部,陈素任支部书记。其后,“江文团”根据长江局“到友军中去,到敌人后方去”的号召,集体参加国民政府第五路军(后改为国民政府军第十一集团军)总政训处,改名为“国民政府军第十一集团军政治部救亡工作策动二组”,卞璟为组长,江上青为副组长,陈素任总务部长。
    1938年8月份,卞璟和陈素到武汉八路军办事处联系、汇报工作,董必武、李克农接见了他们,最后董必武向他们说:“目前广西部队需要政工人员,十一集团军三个师政治部都需要你们去工作。你们可以在那里发挥更大作用,对抗战有益,希望你们服从分配,负担起民族统一战线的光荣任务。”卞璟、陈素、朱迈先(朱自清长子)等大多数人员都表示服从。虽然不少同志希望获准到延安,陈德钧(陈素之弟)等三人还到武汉八路军办事处,结果只有当年16岁的王正华一人经董必武批准,安排了去延安学习。“江文团”的集体活动就此结束。
    根据安排,卞璟被分到138师政治部任少校宣传科长;江上青任138师上尉科员,陈素的弟弟陈德钧也分配到138师;陈素被分到131师政治部任少校科长(秘书兼政工队长),朱迈先任中尉科员。其后大多数人都服从安排,奔赴新的岗位。而江上青则和赵敏、王毓贞等几人后又返回安徽,再次寻找当地组织。
    江上青等几经辗转,在立煌(今金寨县)与第五战区民众总动员委员会安徽省分会(简称省动委)组织部主任干事、中共安徽省工委宣传部长张劲夫(1914—2015)接上头,并被任命为皖东北特别支部书记,随调任国民安徽政府第六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的盛子瑾赴皖东北,开辟抗日根据地。1938年11月,江上青到达泗县郑集,公开身份是安徽省六专署民运科长。12月,第六区专署移驻管镇(当时属泗县,今属江苏盱眙县),江上青改任专员秘书兼第五游击队司令部政治部主任。1939年春,江上青派吕振球以盛子瑾的名义,到豫皖苏地区和新四军彭雪枫部联系合作抗日,同时派朱伯庸到鲁南与八路军联系。中共山东分局根据党中央指示,委派杨纯(原名万国瑞,1917-2005,解放后曾任卫生部副部长)为特派员,由朱伯庸陪同于同年3月秘密到达管镇,随即组建了以杨纯为书记的中共皖东北特别委员会,江上青等为特委委员,特委属山东分局领导,从而统一了皖东北地区党的领导。
    1939年8月29日,江上青和朱伯庸等人在陪同盛子瑾返回专署所在地管镇的途中,在泗县小湾附近,江上青等八人遭“地方武装”袭击身亡,江上青时年28岁。与他同时遇难的还有中共党员朱伯庸、进步人士蒋茂林、张愚非、沙副官等人(除已知四位死难者,其他人至今不知姓名),他们的后代至今还在苦苦寻找他们的骸骨、墓碑和埋葬地。据多方资料显示,这次袭击的真正目标是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的盛子瑾,而躲过一劫的盛子瑾在第二年春率部离开皖东北,逃往他处,致使皖东北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遭受重大挫折。
    这首《寄兰》诗就是写于他到皖东北后的1939年春夏之交。江上青1937年11月22日离开扬州后两个多月,其次女出生,按常理,她是不可能1939年春出生的,江上青离开扬州后一直没有回去,直至牺牲。诗末两句的“蝉声寥落后,携女踏归程”,应该是指他预计秋天能携女踏上归程。而“归程”就是回到梦中的“江南”即扬州。但他明知此时两个幼女都与妻子王者兰在一起,这里的“携女”究竟指谁呢?
    据载,1938年初,“江文团”在经过六安县桃溪镇时,江上青结识了前来参加“江文团”的安徽怀远县龙亢镇人王毓贞(后改名王韶)。两人一见钟情,很快就迸发出爱情的火花,“后结成夫妇”(见《安徽怀远县志》580页)。王毓贞与江上青几乎同岁,他们有共同的家庭背景、共同的求学经历、共同的兴趣爱好、共同的革命理想,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有包办婚姻的经历。不同的是江上青正中下怀,而王毓贞则反抗出走。即使按照现在标准,王毓贞也是一位“潮女”,她反缠足,剪短发;自己外出求学,远赴北京;独自谋生,在南京教书;为解除“娃娃亲”,自己聘请律师,登报声明解除婚约。与江上青相比,王毓贞更具有独立性和反抗性,他们两人一拍即合,也就毫不奇怪了。
    同年8、9月间,宣传团到达湖北浠水后,江上青没有像卞璟、陈素、以及朱自清长子朱迈先和其弟江树峰等大部分“江文团”成员,遵照八路军办事处董必武的安排,奔赴国军第十一集团军31军三个师的政治部工作,而是带领王毓贞等人从湖北浠水又返回安徽。一年后的8月29日,江上青遇袭身亡。“当时正住在张集东南薛庄薛端甫家生孩子的王韶(即王毓贞——笔者注)同志,闻此噩耗,犹如晴空霹雳,万分悲痛。”(见《安徽怀远县志》580页)按此推算,江上青生前应该知道王毓贞在薛庄生养。因此,江上青期盼的“携女踏归程”就很清楚了,他是用这种方式告诉妻子王者兰,希望到秋天,“蝉声寥落后”,能带王毓贞和孩子踏上回家的路。就在寄回这首诗的同时或之后的6月底,他还给王者兰发出可能是最后一封家书:“者兰如晤:前笺谅达。海天遥隔,魂梦为劳。两儿顽健,良是欣慰。明早将往外埠小行,两旬后返管。寄上拾元,聊尽心意。”这里的“前笺”,是不是就指这首小诗呢?文中的“两儿顽健,良是欣慰”,明明白白说明他的两个女儿与妻子在一起,怎么可能如其次女所说“携女踏归程”是指她呢?
    令人痛惜的是,“1944年3月20日下午,日军飞机轰炸扫射苏皖边区党委驻地半城(现属泗洪),历经战斗洗礼和革命坎坷的王韶被炸成重伤,经抢救无效,第二天不幸牺牲,年仅32岁,葬于半城。原淮北苏皖边区党委委员、边区行政公署主任兼公安局长刘瑞龙同志亲笔写的‘关于追认王韶同志为革命烈士的证明’中说:王韶同志工作积极负责,勤勤恳恳,是我党的好党员、好同志,应追认为革命烈士。”(见安徽怀远政协《王韶同志事略》)更令人遗憾的是,江上青与王韶的遗孤从此也失去了下落。
    江上青的结发妻子王者兰(1911—1985),与江上青结婚两年后,丈夫离家,不到两年在皖东北遇袭身亡,后一直未再嫁,独自抚养二女,1985年病逝于扬州大十三湾长女家附近的小屋里,终年74岁。2011年2月,扬州曾隆重纪念王者兰诞辰百年,其亲属亲笔撰写祭文,录音诵读。省、市领导及有关方面负责同志参加了活动。时任市长谢正义主持,时任市委书记王燕文发表重要讲话,热情赞扬“王者兰先生知书好学、温婉贤淑,有情有义、感情挚真,贤德仁厚、深明大义,坚贞勇敢、重诺守信,兰心蕙性、仁爱爱人。先生是一位平凡而伟大的母亲,是中华民族贤德女性的优秀典范。她以默默无闻、含辛茹苦、无私奉献的一生,躬行着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诠释着志士仁人的高尚情怀,传承着兰薰桂馥的高贵品格。她的崇高精神、风范和品德,永远值得我们铭记、值得我们学习。”不过,晚年的王者兰生活过得并不如意,落落寡欢,独居斗室,借酒浇愁,心情可想而知。
    1939年8月29日,江上青在安徽泗县小湾村遇袭牺牲后,被临时安葬在皖东北办事处附近的泗县崔集,1982年冬,迁至泗洪县城南郊的烈士陵园内,为此,园内还专门修建了一条“上青路”。除江上青烈士墓外,当年与他一同牺牲的中共党员朱伯庸,以及进步人士蒋茂林、张愚非、沙副官和盛子瑾的三名卫士等(除已知三位烈士外,其他至今都不知姓名)的墓地大都已不可考。除泗洪县城南郊的烈士陵园内的江上青烈士陵墓,各地还陆续兴建了许多纪念园地和“故居”、史迹和史料陈列馆等,如泗县刘圩镇的“江上青纪念园”占地200余亩,总投资4000多万元;泗县烈士陵园内的江上青烈士纪念馆、江上青烈士铜像、百米纪念碑廊等建筑物;以及扬州旌忠巷的“江上青烈士史料陈列馆”和仪征十二圩扬子中学内的“江上青烈士史迹陈列馆”等等。总计面积超过数千亩、费用可达数十亿,江上青烈士在天之灵一定十分欣慰。
    不过,遗憾的是:江上青诗中提到“蝉声寥落后,携女踏归程”的革命战友、终身伴侣王毓贞(后改名王韶),在他遇袭牺牲五年后也不幸牺牲,葬于当时苏皖边区党委驻地半城(现属泗洪)。不知同在泗洪半城的王毓贞烈士墓地是否还在,有无与江上青烈士墓一同迁入泗洪烈士陵园?
    江上青这首写给妻子的小诗,王者兰本人应该看过,在江上青烈士诗抄中也曾附有她悼念江上青的三首诗。同样遗憾的是:王者兰病逝后,原葬于扬州茅山公墓的墓地,不知何故也是几经迁徙,至今不知下落,不知是否又迁回原地。
    如今,重读江上青这首写于81年前的小诗,又快到了“柳风传别绪,梅雨诉离情”的季节,距离“蝉声寥落后,携女踏归程”的日子也不太远了。但斯人已去,斯女何在?
复件 泗洪3.jpg

泗洪2.jpg

王者兰.jpg

王者兰中与女儿江泽玲右、江泽慧左.jpg

2.jpg

怀远县志580页 - 副本10.jpg

王毓贞(后改名王韶)烈士照片暂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管理|Archiver|手机版| ( 苏ICP备05004226号 )

GMT+8, 2020-5-26 13:27 , Processed in 0.035020 second(s), 12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