仪征政府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搜索
查看: 434|回复: 1

[原创] 白沙消闲录: 恍惚

[复制链接]

62

主题

103

帖子

497

积分

高中生

Rank: 3Rank: 3

金钱
751
 楼主| 发表于 2020-10-18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quasimoto 于 2020-10-18 10:37 编辑

    人大都有恍惚的时候,上至帝王将相,下至平民百姓。有人也许只是迷糊,有人或许只是健忘,从偶尔到常态,总之是忘了自己,但恍惚到神思不定、神志不清、如醉如痴、似癫若狂,却不是人人都可达到的境界。近来读到几则古代笔记中的故事,一笑之余,也不免恍惚起来,不知自己身处何朝何代。
    明人赵南星《笑赞》中有则记载,意思是:
    一和尚犯罪,一人押解他,夜晚在旅店投宿。和尚买酒将此人灌得烂醉,于是剃掉此人头发,然后逃走了。那人酒醒,满屋找不到和尚,摸摸自己的头,却发现头发没了,于是大叫:“和尚倒是还在,我又到哪里去了?”
    明代押差如此,后世巡警、狱警也不乏其人。巡警本应维护治安,化解纠纷,然而自己却知法犯法,为区区小事,将人活活打死,结果把自己送进局子。狱警本应看管犯人,却与囚犯勾搭,以至在押犯在大墙内会餐、赌博、猎艳,俨然成了世外桃源。那狱警想必也是摸摸头,发现头发没了,与囚犯一样。
    头上恍惚,脚下也恍惚。
    清人石成金的《笑得好》里也有一则笔记:
    一人错穿靴子,一只底儿厚,一只底儿薄,走路一脚高一脚低,甚不合步。其人诧异说:“我今日的腿因何一长一短?想是道路不平之故。”有人告诉他:“足下想是错穿了靴子。”这人忙令家人回家去取。家人去了良久,空手而回,对主人曰:“不必换了,家里那两只也是一薄一厚。”
    自己错穿鞋子,浑然不觉,先是以为双腿不一,后又责怪道路不平。清人石成金的故乡扬州,后世有位著名的“猪头三”知府,因穿错鞋子,且其中一只还是当地著名的“破鞋”,结果将自己栽进了牢狱。过堂时痛哭流涕,连说“三个对不起”。其实这三个对不起的潜台词不过就是埋怨家人没有提醒他,组织没有督促他,领导没有照看他。知府穿错鞋也是必然,从扬州到江宁一直住宾馆,试想谁会关注他穿什么鞋,即便情妇随伺左右,说不定也同石成金笔记里的家人一样,返回酒店很久,才空手而归,对他说:“不必换了,总统套间里那两只也是一薄一厚。”穿错了鞋,鞋拔又有何用?曾有体贴的方丈给他送了鞋拔,希望他能不断得到提拔,可惜送迟了。倒是江宁巡抚衙门的门卫十分清醒幽默,第二天就对方丈说:这个鞋拔“送得好”,我们知府一大早被“提拔”走了,他被“提拔”到京城去了。不知知府大人现在穿的鞋子,有没有感觉到监狱的地面平不平?
    头脚如此,还有因此走错家门的:
    明人冯梦龙《古今谈概》中有则故事,大意是:
    福建莆田人陈师召,很有文才,就是有些糊涂。一天上朝回来,对随从说:“今天去拜访某官员。”随从没有听清他说的话,赶着车子把他拉回了家。陈师召下了车,以为到了要拜访的官员家,进屋环顾四周,说到:“屋里的陈设完全像我家。”又看到墙壁上的画,说:“我家的画怎么挂到这里了?”见到他家的家童走来,呵斥道:“你为什么也到这里来了?”家童说:“我本里就在家里。”陈师召这才清醒。陈设、字画自然有相同或类似的,难免会让人疑惑,陈师召一定是看到当朝皇上御赐的墨宝,方才恍然大悟。幸亏他撞见了家童,而没有撞见自己的太太,否则还不知要闹出怎样的笑话。
    走错家门也不为奇,就真还有上错床的:
    《笑林广记》中有个故事,大意是:
    有一痴呆丈夫,其妻与人私通。一日丈夫在室内撞见奸夫,奸夫立刻跳窗逃走,其人只抓住他的一只鞋。于是他躺在床上,用鞋枕着头,说:天一亮我就去告官。妻子乘其熟睡,就用丈夫的鞋将那只鞋调换了。第二天丈夫起来,仔细打量那鞋,发现是自己的鞋,赶忙给妻子赔礼,“我错怪了你,昨天跳窗出去的,原来是我。”
    这位呆丈夫想必尚未完全睡醒,“梦里不知身是客”,自己戴了绿帽子,还以为做了人家的奸夫。历代落马的官员,上至京城公卿,下至地方小吏,贪财好色大都是其基本特征。除收受巨额贿赂、收受礼金礼品、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等外,十有八九都“与他人发生性关系”、“与他人通奸”或“包养情妇”。而女贪官与他人通奸的疯狂程度,更超乎人们的想象。恍惚之中眠花宿柳,不知是自家的屋,还是别家的床;是自家的妻,还是人家的娘。
    当然也还有全身心恍惚、完全达到忘我境界的。史载:
    五胡十六国时,南燕建平四年(403年),王始在泰山(今山东省境内)聚众起义,自称太平皇帝,称他父亲为太上皇,哥哥为征东将军,弟弟为征西将军。
    南燕皇帝慕容德派桂阳王率军讨伐王始,王始兵败被擒,要在都市斩首。在即将行刑的时候,有人问王始,他的父亲和兄弟在什么地方,王始回答说:“太上皇蒙尘在外,征东、征西将军已遭兵祸,现只剩朕一身,真是孤家寡人了。”他的妻子生气地说:“就是因为你这张嘴,才到了这一地步,为什么还要胡说八道!”王始说道:“皇后!自古以来难道有永不破败的家,永不灭亡的国吗!”行刑的人用刀镶击打他,他两眼仰视,说:“驾崩就驾崩,朕永远不改帝号。”
    “帝王将相,宁有种乎?”青天白日,像王始这样做梦并不稀奇,但像王始这样执着就不多见了,但也有超越王始的。后世有位高权重者,或因溜须拍马、弄虚作假,或因奸诈诡谲,偶然机遇,而做到“老大”和“魁首”的,还真以为自己是星宿下凡、天生龙种,不仅八方题词,四处留墨,南游北巡,树碑立传,处处效仿皇帝,网罗党羽,结帮营私,动辄扰民欺民,损公肥私,鱼肉百姓,横行乡里;口口声声信奉唯物,恩泽黎民,却痴迷风水、宣扬血统,自身不修先修人,自家未齐先富家,国尚未治先营私,天下未平先与历代帝王将相平。甚至忘了自己的亲生父母,以为叔父婶娘就是自己的亲爹亲娘,不时衣锦还乡,光宗耀祖,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更念念不忘祖居旧屋,修建“七世之庙”。想必这样的人,最后也会像王始一样,两眼一翻,说道:“驾崩就驾崩吧,朕永远不改帝号。”但是,王始有一点还是清醒的,他至少懂得“自古以来没有永不破败的家,也没有永不灭亡的国!”
    明朝著名散曲作家和政治家赵南星是东林党的首领之一,官至吏部尚书,他曾因上书陈说“天下四大害”,触犯当时的禁忌,就要求辞去官职,告老还乡。他所上书陈说的“天下四大害”,即“结党阴私、任人唯亲的干进之害;诬陷排挤忠良,小人得志的倾危之害;吏治日淤、民生日瘁的州县之害;乡官横行无忌、无人敢问的乡官之害。
    他在《笑赞》中评论上述和尚和押差的故事时说;“世间人大多忽忽悠悠,忘记了自己是谁,这看押和尚的就是一个。当他饮酒时就更不必说了,等到头上没有头发,刚才还知道是自己,这下又成了和尚。行尸走肉,绝无本性可言,叫人为此怜悯不已。”自己忽悠,也忽悠别人;骑马时恍惚,落马时也恍惚。龙椅上恍惚,光脚时也恍惚。三分能力,借助权位,被夸大成理政精英;一点庸才,依靠吹捧,被称赞为举世无双,浑然不知自己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行尸走肉,尸位素餐,这种人真正是“绝无本性可言”。
    其实,对于这种由恍惚到癫狂的人,有一个十分简单的秘方。那就是找一家老式的大澡堂,脱去龙袍、西服,褪下系到胸部的裤子,除掉内衣,跳入池中,当置身于那一大群赤条条、白花花的躶体中时,或许能幡然醒悟。当然,不能再穿错鞋,跑错浴室,切记!
5.jpg


0

主题

18

帖子

633

积分

大学生

Rank: 4

金钱
1075
发表于 2020-10-18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管理|Archiver|手机版| ( 苏ICP备05004226号 )

GMT+8, 2020-10-29 02:04 , Processed in 0.037575 second(s), 16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